<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偵探懸疑 > 

婆媳案

來源:故事網 作者:葉雪松

  夜半時分,明亮的月光把一片清暉灑在天地間。

  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輕掩大門,她環顧四周,見街道上沒有人,便徑直向村里的那座佛堂走去。佛堂里漆黑一片,女子躡手躡腳推門走了進去。

  佛堂是村里的公用場所,除了初一、十五平時絕少有人進來。女子走了進去,掏出火鐮點燃了一根蠟燭,燒了一炷香之后,便坐在看堂老人的床鋪上若有所思地望著窗外。

  院內傳來一陣腳步聲,女子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后,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走了進來。女子沒有回頭,任憑那男人伸出雙手蒙住了她的雙眼。

  “死鬼,還不快松開手。”女子笑道。

  那男子仍不松開手,女子似乎覺得不對勁,她拼命撥開男人的手,回頭一看,嚇了一跳。

  “你……你要干什么?”女子有些害怕了,“出去,你再不出去,我可要喊人了!”

  “深更半夜,你一個女子獨自一人跑到這沒有人的佛堂干什么,莫非是想會情郎?”男子狎笑,“這離村子還遠著呢,隨你喊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你乖乖地聽我的吧,咱們就當什么事情也沒發生過。如果你敢喊我就要了你的命!”

  男人說著,猛地撲到嚇癱了的女子的身上……

  一

  李礱有早起讀書的習慣。今天早上,李礱又像往常一樣在卯時起床了。不過,他今天梳洗過后并沒有心思讀書。昨天晚上他做了個夢,夢見太后老佛爺向洋人開戰了。李礱是咸豐八年的進士,官至翰林院大學士。咸豐帝駕崩,洋人更加囂張,因為主戰,已近天命之年的李礱被貶到遼西廣寧這個彈丸小縣當知縣。

  廣寧遠離京津,這里離洋人的槍炮聲還遠著呢,所以,李礱到任后,一門心思想將廣寧的政務抓好。由于李礱勤政愛民,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這個遼西小縣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繁榮。李礱無時不在想,為官不論大小只要一心一意為民謀福,就不枉讀一番孔孟賢書了。

  忽聽前堂傳來擊鼓之聲。

  天還未亮,會有何人擊鼓鳴冤?李礱剛剛換好官服,值班老衙役急匆匆走進來稟報道:“大人,蓼花汀發生殺人案,村婦張氏被殺在街頭。適才,是蓼花汀的村民董瑞霖擊鼓報的案。”

  “隨我去堂前見見那董瑞霖。”李礱道。

  兩人來至大堂。堂上站著一個二十三四歲,長相魁梧白面英俊的漢子。漢子一見李礱就跪下了:“大人,我是蓼花汀的董瑞霖,清早遇見村婦張氏被害街頭,特受地保所托趕來報案。”

  “董瑞霖,你可將當時場景描述一遍。”李礱一邊令老衙役通知衙中眾人,一邊示意董瑞霖起身。

  董瑞霖起身,說,天還未亮,他正在酣睡之時,忽聽有人敲門。董瑞霖起身開門,見地保氣喘吁吁站在門前。地保說:“瑞霖,不好了,你干娘被人殺死在城隍廟前了。你快去衙門里報案吧,現場我已吩咐人保護好了。”董瑞霖不及細想,就趕到衙門報案來了。

  這時,衙中捕頭仵作眾人已經趕到,在董瑞霖的帶領下,眾人奔向蓼花汀。蓼花汀是城南的一個小村子,離城十余里。這時,日頭已經升起老高了。李礱落轎,只見城隍廟前早就圍了一圈人。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人正在驅逐看熱鬧的人群。董瑞霖指著中年人對李礱道:“大人,那就是本村的地保。”圍觀的人群一見衙門來人了,立即讓出一條路來。一個年輕女子正伏在死者身上號啕大哭,女子就是死者的小兒媳婦楊麗娟。

  李礱走上前前,吩咐人架開楊麗娟,仔細蹲下身來勘驗。但見死者是一個年過五十的婦女,頭發散亂,胸口和肋間被刺三刀。察看四周,除了三步外扔著一個籃子,并沒有發現別的東西?;@子里邊有一把鋒利的鐮刀和一條繩索。

  地保過來見過禮,道:“大人,早上小人正在家中酣睡,忽聽街上傳來豆腐匠老狗叫喊說殺人了,小人到外邊一看,是村婦張氏被害街頭。于是小人便讓老狗看護現場,然后就近跑到死者義子董瑞霖家,讓他前去報案。”

  李礱喚過豆腐匠老狗。老狗三十歲上下,瘦小單薄,面對李礱的問詢,有些拘謹。李礱道:“這位兄弟,你可將今早所見細細講與本官,人命大于天,本官定要緝出真兇,為死者討個公道。”

  老狗見李礱沒有一點官架,便放寬心,將早上所見娓娓道來。

  早上,老狗像往常一樣早早挑著擔子出來叫賣豆腐??山裉煸缟?,盡管他出來喊了兩條街,也沒有幾個人買他的豆腐。

  這時,老狗忽然聽到城隍廟前傳來“我的媽呀”的一聲呼喊,那聲音在黎明前顯得格外清晰。是誰在呼喊?老狗挑著擔子來到城隍廟前。此時,天色已經露出魚白肚。遠遠地老狗發現廟前的空地上躺著一個女人。老狗放下豆腐挑子近前一看,不由大驚失色。

  這個女人竟是前街常買他豆腐的張氏。但見張氏渾身血污,地上淌著一攤血。于是,老狗就沖著附近的地保家喊:“殺人了,殺人了!”地保披著衣服跑了出來,見狀立即吩咐他看護現場,之后則讓張氏義子董瑞霖去衙門報案。

  從董瑞霖和地保等人的嘴里,李礱了解到,張氏年輕守寡,含辛茹苦將兩個兒子養大成人。大兒子朱子默不學無術,整日跟著一些無賴游手好閑,吃喝嫖賭,雖然年過三十,但沒有一戶人家愿意將女兒嫁給他。小兒子朱傳武倒是精明強干,兩年前死在了馬車之下?,F在張氏就和大兒子和小兒媳婦楊麗娟生活在一起。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zhentan/569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灌云| 淄博| 广安| 茂名| 咸阳| 陕西西安| 阿拉尔| 枣阳| 楚雄| 红河| 临沧| 衡水| 菏泽| 灌云| 巴彦淖尔市| 随州| 赵县| 平潭| 图木舒克| 仁怀| 菏泽| 聊城| 文山| 兴安盟| 株洲| 遵义| 新泰| 伊犁| 涿州| 临沧| 玉林| 泰安| 莱州| 揭阳| 象山| 文山| 曹县| 阿坝| 渭南| 四川成都| 吉林长春| 揭阳| 淮南| 武夷山| 西双版纳| 单县| 桓台| 乐山| 建湖| 永康| 清徐| 六安| 许昌| 甘南| 天门| 攀枝花| 永康| 玉环| 诸暨| 武威| 遵义| 曲靖| 遵义| 阿克苏| 大庆| 自贡| 果洛| 淮北| 廊坊| 新乡| 洛阳| 临猗| 邹平| 钦州| 长治| 白沙| 娄底| 莒县| 宁国| 四川成都| 启东| 博尔塔拉| 阳春| 陵水| 铜川| 乌兰察布| 九江| 临夏| 昌吉| 萍乡| 锦州| 扬州| 钦州| 澄迈| 三门峡| 台中| 诸城| 阳春| 单县| 荣成| 河源| 铜仁| 盐城| 日喀则| 怀化| 招远| 黑龙江哈尔滨| 百色| 澳门澳门| 公主岭| 台北| 阿拉善盟| 杞县| 贺州| 青州| 溧阳| 任丘| 博罗| 商洛| 大连| 杞县| 琼海| 曲靖| 长葛| 昭通| 绵阳| 鄢陵| 南安| 梅州| 绵阳| 大兴安岭| 台湾台湾| 百色| 内蒙古呼和浩特| 济南| 海南| 绥化| 南京| 锡林郭勒| 海西| 伊犁| 阿坝| 许昌| 库尔勒| 青州| 海宁| 桂林| 齐齐哈尔| 涿州| 盘锦| 天水| 呼伦贝尔| 诸城| 海南| 灵宝| 六盘水| 娄底| 柳州| 曲靖| 临沧| 荆州| 乌兰察布| 丽水| 菏泽| 黄冈| 白山| 宜昌| 简阳| 改则| 海西| 驻马店| 吉安| 安阳| 雅安| 启东| 燕郊| 曲靖| 定州| 阿勒泰| 阿里| 忻州| 雄安新区| 海西| 安徽合肥| 陇南| 山南| 顺德| 中卫| 马鞍山| 兴安盟| 荣成| 象山| 南安| 万宁| 台湾台湾| 金坛| 博罗| 张北| 江门| 邹城| 巴音郭楞| 焦作| 荆州| 图木舒克| 塔城| 定州| 迁安市| 台湾台湾| 神木| 鄢陵| 仁寿| 安康| 漳州| 阿克苏| 长治| 上饶| 林芝| 慈溪| 汕头| 肇庆| 临沂| 招远| 阳江| 衡阳| 洛阳| 扬州| 六安| 阿克苏| 吉林长春| 玉树| 达州| 博尔塔拉| 亳州| 肇庆| 九江| 齐齐哈尔| 黄南| 安岳| 海拉尔| 荆门| 桐乡| 枣庄| 保山| 厦门| 吐鲁番| 呼伦贝尔| 锦州| 惠州| 贺州| 蚌埠| 安顺| 锦州| 桓台| 葫芦岛| 承德| 吉林| 金华| 普洱| 德清| 香港香港| 包头| 邹城| 晋江| 防城港| 昭通| 果洛| 克孜勒苏| 海南海口| 岳阳| 五指山| 临汾| 信阳| 阿克苏| 鸡西| 珠海| 三沙| 台山| 山南| 海北| 松原| 佛山| 沧州| 灌南| 广西南宁| 松原| 铁岭| 安阳| 梅州| 云南昆明| 保亭| 淄博| 宁国| 武安| 醴陵| 葫芦岛| 黔东南| 镇江| 攀枝花| 锡林郭勒| 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