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欣賞 > 

幽月仙霧林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陳漪

  引子

  在永恒的夢境之中,在夜半之時,在你心雨無邊蕭蕭下含情脈脈淚水悠悠之中,請跟上我的節奏,帶你飛向我的想象,飛向我的幽月仙霧林,那么地飄逸,那么地美妙空靈溫暖。

  那時花開最美,幽月仙霧林非常之美,氤氤氳氳水氣迷蒙,一股催眠的霧靄漫溢出來,一滴一滴地滴淌。仿佛白色的玫瑰花,仿佛白色的迷迭香,仿佛白色的海芋花,仿佛白色的蒲公英,仿佛白色的馬蹄蓮,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仿佛白色的野菊花,仿佛白色的紫羅蘭花,仿佛白色的三葉草,各種奇葩異草,從天而降般,冰靜心骨而香魂沁脾、芬芳迷人。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氤氤氳氳水氣迷蒙,一股催眠的霧靄漫溢而紛飛。白色的玫瑰花,白色的迷迭香,白色的海芋花,白色的蒲公英,白色的馬蹄蓮,白色的山百合花,白色的野菊花,白色的紫羅蘭花,白色的三葉草,各種白色奇葩異草,爭先恐后而競相開放,白色的玫瑰花,白色的迷迭香,白色的海芋花,白色的蒲公英,白色的馬蹄蓮,白色的山百合花,白色的野菊花,白色的紫羅蘭花,白色的三葉草,各種白色的奇葩異草,從天而降而漫天紛飛。冰靜心骨而香魂沁脾、芬芳迷人。

  在永恒的夢境之中,在夜半之時,在我心雨無邊蕭蕭下含情脈脈淚水悠悠之中,請跟著你的感覺,拉近我的心。那時花開,幽月仙霧林非常之美。那時的天空是晴晴的朗,那時的大海是清清的藍,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在藍霧般的月光里,在一片朦朧幽藍的夢囈里,那是你所不能企及的純愛的世界,空靈而又美好,溫暖而又潮濕,那里顯出干凈漂亮的樣子,溫馨,在咀嚼中雋永。

  在永恒的夢境之中,在夜半之時,在我心雨無邊蕭蕭下含情脈脈淚水悠悠之中,日升月落,那些季節更迭里輪回輾轉隱隱現現幾多殤,我只是固守,等待一個人,一個與我在冥冥之中有著某種聯系和默契的人。在某一天某一個時辰來臨,我渴望承載起這個人生命的重量。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夕陽一樣遙遙地注目。像一葉在秋光里寂寞的懷想中沉湎的孤舟,泊在時間的岸邊。我以執著與時間抗衡,等待一個擺渡的人??v使時光老去,等待不老……

  A:

  每當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孤夜,每當流星劃過天空,就會想起那個奇怪而又重復著的夢境,那個關于幽月仙霧林的夢境。以及那段關于流星和碎碎之間的愛情故事。那段愛情干凈而又無邪,溫暖而又美好,仿佛白色的玫瑰花,仿佛白色的迷迭香,仿佛白色的海芋花,仿佛白色的蒲公英,仿佛白色的馬蹄蓮,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仿佛白色的野菊花,仿佛白色的紫羅蘭花,仿佛白色的三葉草,各種白色的奇葩異草,從天而降般,冰靜心骨而香魂沁脾、芬芳迷人。那個夢境,在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孤夜之中,在每片無盡的墨色海洋里,輕得如同一首瑪雅抒情之歌。最初的輕,輕輕一碰,美好就可以輕輕飛起來。

  那時的幽月仙霧林非常之美,卻像一陣魔幻巨風一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我席卷,把我折磨,把我刺痛,我聽見腦袋里發出一種奇怪的巨響,奇特的召喚從遠處傳來,在這深褐色的夜晚把我折磨,把我刺痛。刺痛只是一個人一瞬間的事情,那么短,那么安靜。不止一千萬雙的憂傷的眼睛始終把我追隨,像影子一樣。然而究竟什么是憂傷?憂傷有時就像一種抽象的視覺映象,憂傷的時候,你什么都看得見,怪誕的,荒繆的,奇崛的,玄妙的,傷跡點點,卻唐突地什么都亂亂散散得理不清,理不清,理更亂,只有憂傷,惟有憂傷,不得不在具像的形態里抽象地疼痛,如此不可言傳。碎碎那樣的女孩子,經常在暗夜里哭泣。在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孤夜之中,在每片無盡的墨色海洋里,那個幽月仙霧林的夢境總是像播放電視連續劇一樣,像一陣魔幻巨風一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我席卷,把我折磨,把我刺痛。

  那是你所不能企及的憂郁的世界,黯藍,郁紫,瘀紅,如果那種幻象像一位少婦的傷口,那么,那位少婦一定穿黑色衣服,篤定,只為穿黑色衣服的女人最過隱忍,有時那種幻象又像一個小丑五彩斑斕的鼻子,像一個黑色幽默一樣。公主碎碎只是固守,等待一個人,一個與她在冥冥之中有著某種聯系和默契的人。在某一天某一個時辰來臨,她渴望承載起這個人生命的重量。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夕陽一樣遙遙地注目。像一葉在秋光里寂寞的懷想中沉湎的孤舟,泊在時間的岸邊。她以執著與時間抗衡,等待一個擺渡的人??v使時光老去,等待不老。有什么比守望不息的愛更加久遠呢。

  直到流星劃過天空,小迷糊碎碎懶懶慢慢地欠伸著打了一個哈欠,又想起那個夢境,那片幽月仙霧林。那時的天空非常之藍,閃爍的流星諭示著某種宿命的情節。那時的天空非常之藍,電閃雷鳴,雨一直下,單眼皮男生流星就這樣戲劇化地出現,像是一種宿命的情節。黑暗里的泅渡該劃上休止符了。

  當流星劃過天空,當單眼皮男生流星就這樣戲劇化地出現,小迷糊碎碎又想起那個夢境,那片幽月仙霧林。在永恒的夢境之中,在夜半之時,在你心雨無邊蕭蕭下含情脈脈淚水悠悠之中,請跟上我的節奏,帶你飛向我的想象,飛向我的幽月仙霧林。在永恒的夢境之中,在夜半之時,在我心雨無邊蕭蕭下含情脈脈淚水悠悠之中,請跟著你的感覺,拉近我的心。氤氤氳氳水氣迷蒙,純白記憶開始定格,那時的天空是晴晴的朗,偶爾掠過的風吹散了大海的歌唱,忽遠忽近的心思想著青春可否永遠就是這樣,永遠仿佛白色的玫瑰花,仿佛白色的迷迭香,仿佛白色的海芋花,仿佛白色的蒲公英,仿佛白色的馬蹄蓮,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仿佛白色的野菊花,仿佛白色的紫羅蘭花,仿佛白色的三葉草,各種白色的奇葩異草,從天而降般,冰靜心骨而香魂沁脾、芬芳迷人。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侦`而又美好,溫暖而又潮濕,沒有遺憾,不會刺痛什么,不會寂寞和難過。像一朵木槿花一樣的純美。

  流星再次劃過天空,小迷糊碎碎又懶懶慢慢地欠伸著打了一個哈欠,又再次看到,看到流星那張安靜得有點唯美的側臉,那張唯美得有點傷感的側臉,那張像漫畫一樣精致的側臉,他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著,仿佛潮濕得就要滴出淚來。如淚珠般透明而又冰靜的憂傷啊,跌落在螺旋狀的夢魘中,卻像條嗜血巨蟒般,漫天的赤色光罩罩住流星,壓住流星,要一口一口吃掉他。就像張悅然所說,沿著螺旋狀的夢魘一直走上去,這沉墮的王國卻并不是地獄。一直走,直到風聲塞滿耳朵,灰塵蒙上眼睛,荊棘纏住雙腳,夢魘的主人才幽幽現身?,F身在那片幽月仙霧林里,華麗轉身,流星回眸一笑,我們回目交投,相視一笑,大片大片白色的鳥兒懸空拍翼,靈光突然一閃。流星回眸一笑,又再次看到,看到碎碎像個尼羅河公主一樣地惆悵。就像饒雪漫所說,我們都是單翅膀的天使,只有擁抱著才能飛翔,那么,我說,我們都是單翅膀的天使,只有擁抱著才能飛翔,飛向幽月仙霧林。我們都是單翅膀的天使,只有擁抱著才能飛翔,飛向幽月仙霧林。在那片幽月仙霧林里,碎碎如是說。

  在現實之中,在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孤夜之中,在每片無盡的墨色海洋里,在另外的一個時空里,在月星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九大行星里,假使另外九大行星存在流星,存在碎碎,存在幽月仙霧林,在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孤夜之中,在每片無盡的墨色海洋里,在下世下下世,在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孤夜之中,在每片無盡的墨色海洋里,在那片幽月仙霧林里,氤氤氳氳水氣迷蒙,純白記憶開始定格,那時的天空是晴晴的朗,偶爾掠過的風吹散了大海的歌唱,忽遠忽近的心思想著青春可否永遠就是這樣,永遠仿佛白色的玫瑰花,仿佛白色的迷迭香,仿佛白色的海芋花,仿佛白色的蒲公英,仿佛白色的馬蹄蓮,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仿佛白色的野菊花,仿佛白色的紫羅蘭花,仿佛白色的三葉草,各種奇葩異草,從天而降般,冰靜心骨而香魂沁脾、芬芳迷人。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侦`而又美好,溫暖而又潮濕,沒有遺憾,不會刺痛什么,不會寂寞和難過。像一朵木槿花一樣的純美。我們都是單翅膀的天使,我們擁抱著飛翔,飛向幽月仙霧林,那么地飄逸。

  在永恒的夢境之中,在夜半之時,在我心雨無邊蕭蕭下含情脈脈淚水悠悠之中,日升月落,那些季節更迭里輪回輾轉隱隱現現幾多殤,我只是固守,等待一個人,一個與我在冥冥之中有著某種聯系和默契的人。在某一天某一個時辰來臨,我渴望承載起這個人生命的重量。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夕陽一樣遙遙地注目。像一葉在秋光里寂寞的懷想中沉湎的孤舟,泊在時間的岸邊。我以執著與時間抗衡,等待一個擺渡的人??v使時光老去,等待不老。我的天空只為等待流星。一定會有流星把我等的,篤定,等待我的撲火,穿越深邃的暗影,穿越蒼白的淺影,穿越蒼山弭海,穿越藍天與海之間的花與影的距離,像是等待我的一個絕塵的吻。沒有人像我一樣愛你,我的流星,我的幽月仙霧林。

  就這樣,驟眼間時日飛過。劃過,直到流星劃過天空。就像海天盡頭的星星,就像花瓣上的晨露,消失在陽光出現的亮堂的瞬間。

  也許,一開始就不該尋覓那個世界,也許,一開始就不該凝視那個世界。也許,一開始就不該執迷那個世界,也許,一開始就不該沉醉那個世界。那個世界,那片幽月仙霧林,透明得恐怖,憂郁得寒心,飄渺得充滿虛無感。

  那是你所不能企及的憂郁的世界,黯藍,郁紫,瘀紅,如果那種幻象像一位少婦的傷口,那么,那位少婦一定穿黑色衣服,篤定,只為穿黑色衣服的女人最過隱忍,有時那種幻象又像一個小丑五彩斑斕的鼻子,像一個黑色幽默一樣,那是只為流星而燃燒的世界,在那片幽月仙霧林里。氤氤氳氳水氣迷蒙,純白記憶開始定格,那時的天空是晴晴的朗,那時的大海是清清的藍,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在藍霧般的月光里,在一片朦朧幽藍的夢囈里,那是你所不能企及的純愛的世界,空靈而又美好,溫暖而又潮濕,那里顯出干凈漂亮的樣子,溫馨,在咀嚼中雋永。偶爾掠過的風吹散了大海的歌唱,忽遠忽近的心思想著青春可否永遠就是這樣,永遠仿佛白色的玫瑰花,仿佛白色的迷迭香,仿佛白色的海芋花,仿佛白色的蒲公英,仿佛白色的馬蹄蓮,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仿佛白色的野菊花,仿佛白色的紫羅蘭花,仿佛白色的三葉草,各種白色的奇葩異草,從天而降般,冰靜心骨而香魂沁脾、芬芳迷人。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侦`而又美好,溫暖而又潮濕,沒有遺憾,不會刺痛什么,不會寂寞和難過。像一朵木槿花一樣的純美。我們都是單翅膀的天使,我們擁抱著飛翔,飛向幽月仙霧林,那么地飄逸。

  可是,傳說,如果流星哭著墜落,那么,地球上就有一個生命消弭了寂滅了。終究我還不是看到那場滿天的流星雨??吹搅餍强拗鴫嬄?。那是天空為我掉眼淚。一滴眼淚掉下來,整個世界都哭了。難道連哭都是我的錯?全世界為什么都不要我?誰拉住我?誰救救我?我從高空狠狠地墜落,流星狠狠地墜落。后來,一天又一天,在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孤夜之中,在每片無盡的墨色海洋里,幽月仙霧林的天空像被一個惡狠狠的巫婆念了魔咒一樣,憂郁的天空,黯藍,郁紫,瘀紅的天空,再無流星。再無風雨雷電。再無他。再無愛情。

  B:

  那個女孩子好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感到她病公主般的美,那個如白櫻桃樹般修長優雅的女孩子啊,滿含著憂愁流連于幽月仙霧林畔,和著夏夜的風語聆聽醉人的呢喃,就像一個滿含破碎的夢想一樣。就像一首悲歌一樣。如歌悲鳴般。

  看到她的第二眼他感到她的瞳孔漸漸張裂成駭異的深淵。仿佛兩枚黑檀木色的寶石,如漣漪般漸次搖漾開孑然的憂愁。他又再次看到她,看到她顯出淚光點點,嬌喘微微的樣子。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簡直一個現代版林黛玉。仿佛一朵最美麗的病之花,來自地獄永無止境的暗夜,凄涼的透析出絕望的華美。那個女孩子喚作碎碎,破碎的碎,碎是個多好的字啊,就像一個滿含破碎的夢想一樣。就像一首悲歌一樣。如歌悲鳴般。

  那個男孩子酷到骨子里,碎碎幾乎是在瞬間攫住了那張側臉,那張安靜得有點唯美的側臉,那張唯美得有點傷感的側臉,那張像漫畫一樣精致的側臉,他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著,仿佛潮濕得就要滴出淚來。仿佛冰靜了心骨,削尖了菱角。仿佛他的心冷聳如冰凌了,闃寂如夜了,仿佛他已經死了一樣。緘默如夜般。如病王子般。誰都被禁止進入他的世界啊。他的世界,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隔離著,顯出遙遠而又哀傷的樣子。他的心像個無法回春的冬那樣地冷。那個男孩子喚作流星,流星的流,流星的星,那個男孩子他可真帥,仿佛流星一樣劃過天空,仿佛流星一樣哭著墜落,仿佛那是天空流下的一串淚,仿佛那是天空為他掉眼淚,點綴了漆黑,化成了美。那個女孩子終于站在青春門口淚流滿面。

  男孩是第幾次這樣甜蜜而又傻疼傻疼地偷看女孩了。女孩是第幾次這樣甜蜜而又傻疼傻疼地偷看男孩了。那個女孩子喚作碎碎。那個男孩子喚作流星。流星劃過就是相遇的時候,流星劃過,星球一塊一塊破碎,星球一塊一塊隕落,他們相遇。

  仍是在那輛巴士上,流星華麗轉身,回眸一笑,我們回目交投,相視一笑,大片大片白色的鳥兒懸空拍翼,靈光突然一閃。就這樣,我的初戀開始了,純潔而又痛苦,終生不能磨滅。還不是因為愛。流星會在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孤夜之中,在每片無盡的墨色海洋里,電閃雷鳴雨一直下也好,冰天雪地北風刺骨也好,他準會在樓下唱歌,背著吉他彈情歌,那些情歌,輕得如同一首瑪雅抒情之歌。最初的輕,輕輕一碰,美好就可以輕輕飛起來。我們的幽月仙霧林,我們的天堂,是可以飛的。他經常昂奮地買來碎碎最喜歡的Lacrimosa,Nightwish的音樂正版碟,博爾赫斯的小說《小徑分叉的花園》,波德萊爾的詩集《巴黎的憂郁》,《惡之花》送給她。因為他總是更喜歡這些。就這樣,他的初戀開始了,純潔而又痛苦,終生不能磨滅。背靠背,閉上眼睛,流星劃過,許下心愿。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

  直到世界末日終于像一個紅棕色的古木鐘擺一樣幽幽地伸過來,悠悠地漫過來,緩緩地蕩過來。如同五月的晴天竟閃了電,軍人流星隨隊遠赴邊疆,戰死殺場。

  那時,花開燦爛,他那樣的男孩子,經常眺望天空,眺望遠方,眼神清澈迷離,干凈漂亮得令人窒息。他那樣的男孩子,經常眺望天空,眺望遠方,眼睛飽含對天空對遠方的渴望,渴望一雙隱形的翅膀,渴望飛翔,渴望遙遠??释热贿x擇了地平線,那么留給世界的就只能是背影。

  傳說,如果流星哭著墜落,那么,地球上就有一個生命消弭了寂滅了。終究我還不是看到那場滿天的流星雨??吹搅餍强拗鴫嬄?。那是天空為我掉眼淚。一滴眼淚掉下來,整個世界都哭了。難道連哭都是我的錯?全世界為什么都不要我?誰拉住我?誰救救我?我從高空狠狠地墜落,流星狠狠地墜落。后來,一天又一天,在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孤夜之中,在每片無盡的墨色海洋里,幽月仙霧林的天空像被一個惡狠狠的巫婆念了魔咒一樣,憂郁的天空,黯藍,郁紫,瘀紅的天空,再無流星。再無風雨雷電。再無他。再無愛情。

版權聲明
1、本文由陳漪原創發布在我愛故事網,已支付稿費,版權歸原作者和我愛故事網所有。
2、我愛故事網(5aigushi.com)已經獲得原作者授權刊登,其他媒體及報刊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Tags: 永恒 愛情 夢境 憂郁 天空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meiwen/155925.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海东| 白银| 海门| 定州| 仙桃| 绍兴| 海西| 双鸭山| 承德| 桂林| 姜堰| 东台| 随州| 阿拉尔| 株洲| 库尔勒| 威海| 三亚| 日照| 厦门| 邳州| 昌吉| 玉林| 新余| 甘肃兰州| 云南昆明| 西双版纳| 宁波| 天门| 东海| 大庆| 钦州| 辽宁沈阳| 汉中| 河北石家庄| 文山| 驻马店| 嘉兴| 台北| 怒江| 汕头| 周口| 东海| 淮安| 宿迁| 吐鲁番| 凉山| 南充| 大同| 章丘| 厦门| 单县| 内蒙古呼和浩特| 六盘水| 苍南| 鸡西| 忻州| 河南郑州| 琼中| 伊犁| 南平| 宜宾| 泰兴| 临汾| 三河| 长兴| 陕西西安| 澳门澳门| 九江| 毕节| 济南| 喀什| 乐平| 贵州贵阳| 河北石家庄| 固原| 山南| 醴陵| 晋江| 如东| 宿州| 克孜勒苏| 鸡西| 杞县| 泗阳| 三门峡| 南京| 内江| 淮安| 常州| 垦利| 江门| 高密| 东台| 嘉善| 漯河| 垦利| 日照| 仁怀| 柳州| 枣阳| 靖江| 兴安盟| 开封| 金坛| 延边| 枣庄| 衢州| 贺州| 潜江| 十堰| 蓬莱| 如皋| 伊春| 吉林| 石嘴山| 连云港| 北海| 临猗| 赤峰| 巴彦淖尔市| 黑河| 柳州| 博尔塔拉| 馆陶| 广饶| 锦州| 宜昌| 霍邱| 德州| 柳州| 遂宁| 周口| 酒泉| 迪庆| 潮州| 安岳| 济南| 潍坊| 吴忠| 本溪| 铜川| 保定| 雅安| 永新| 任丘| 淮安| 莱州| 泗阳| 菏泽| 包头| 中山| 五家渠| 乌海| 新余| 汉川| 钦州| 平潭| 汕头| 淮安| 迁安市| 广元| 曹县| 潍坊| 安阳| 新沂| 邹平| 江苏苏州| 长葛| 唐山| 台南| 池州| 铜陵| 佛山| 日喀则| 六盘水| 伊春| 日喀则| 安岳| 中卫| 达州| 保定| 台北| 咸宁| 三沙| 临汾| 吴忠| 陕西西安| 南京| 泗洪| 宜昌| 遵义| 西藏拉萨| 内蒙古呼和浩特| 吉安| 清徐| 黄南| 仁怀| 汕尾| 潜江| 双鸭山| 淮北| 内江| 枣阳| 海西| 锦州| 项城| 凉山| 阿坝| 湖州| 巴彦淖尔市| 文昌| 怒江| 定安| 保亭| 盘锦| 周口| 四川成都| 金坛| 许昌| 台州| 海宁| 仁寿| 牡丹江| 安徽合肥| 白银| 仁怀| 宜都| 襄阳| 偃师| 山南| 芜湖| 舟山| 安顺| 衢州| 克拉玛依| 黄南| 临汾| 南阳| 云南昆明| 灌云| 定州| 醴陵| 荣成| 甘孜| 宁国| 邹城| 牡丹江| 咸阳| 唐山| 中卫| 榆林| 吉林长春| 恩施| 琼海| 塔城| 伊犁| 普洱| 丽水| 阿拉善盟| 鸡西| 克拉玛依| 中山| 池州| 大庆| 海门| 湖州| 兴安盟| 东阳| 新乡| 遂宁| 定西| 延边| 五家渠| 滕州| 岳阳| 甘南| 兴安盟| 楚雄| 宿迁| 庆阳| 珠海| 大丰| 保定| 永州| 安徽合肥| 绵阳| 怀化| 天门| 灌南| 三明| 蓬莱| 遂宁| 仁怀| 公主岭| 莒县| 安阳| 宣城| 海丰| 宜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