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勵志故事 > 

致回不去的年少時光

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劉常

  少年幽夢,少年幽情。但是,少年終歸是少年,幸虧,少年仍然是少年。
  終于,時光的焰火還是擦亮了年少的天空,于是我們開始成長,乘著熱氣球一樣絢爛的夢,去找尋天空中那一抹亮色。慢慢地,離地面越來越遠,沒有遇上一場風花雪月,也沒有看到一段悲歡離合。日子開始變得像小河流水一樣,輕快而又平實,偶爾的一塊小石投入水中,泛起點點漣漪,想要仔細瞧瞧,頃刻間卻又消失不見。那一陣心里的悸動只能化作唏噓的波浪,推著我們繼續向前。
  從頭細看,兒時好奇這個世界:星星眨眼,夢鎖花蝶。我們會去冒險,也會受傷,但是高效的自愈能力也會讓我們始終保持勇敢。孩童是最大的樂天派,因為一顆糖就能停止他們的哭泣聲,所以當我們想到童年,總是會情不自禁偷笑。隨著童年的結束,我們單純的歡樂就開始被埋葬,童年成了歡樂的墳墓,以后,每當傷心的時候,我們或許會偷偷的跟著模糊的記憶潛回到童年的墓前,訴說著傷心的往事。遍地繁花,鳥叫蟲鳴。原來童年的墳墓都沒有哀傷。日子開始向前走,我們那單薄而又厚重的生命開始渴望新的血液注入。
  青春如同一位舞者,踏著舞步在看似華麗而又脆弱的人生舞臺上,慌亂的為我們貢獻了所有的美好時刻,而后匆匆離去,變得不再留戀。因為匆匆,所以有了遺憾,成為了所有懵懂愛情的亂葬崗,甚至于都找不到記憶里的那個人,杳無音訊,尸骨無存。只是當時的我們還不知道,原來余生還長,后來還會遇到那么多讓你充滿希望的事。我們開始明白,青春也不再回來。青春的感覺是一種明媚的憂傷,像是陽光透過紗罩,刺眼而又朦朧,不會灼傷你的皮膚,卻依然會升高你身體的溫度。好比我們費盡千辛萬苦卻只為了摘下那顆青澀的果實,它沒有成熟,而我們卻甘之如飴。然而,早熟的代價是早衰。我們在悄無聲息地失去。
  慢慢長大,在緊張麻木以后,才發覺自己似乎已經喪失了什么,想再回首,就好像迷途的羔羊想要找到來時的路——只是徒勞,所以只能一步一步向前,一步一步迷失。不自覺地路過了人生路口,開始困惑,開始猶豫,開始患得患失。于是憶想過往,卻猛然發現,原來細細的矯情只會令人更加惡心。原來我的故事從來無人歌頌,只有自我感動。其實以后,我們就會知道,大多數人匆匆趕來你的生命以后也會匆匆淡出你的記憶,那些始終難以忘記的,只剩下愛與孤獨,愛讓你甜蜜的同時讓你痛苦,而孤獨,讓你懂得成長。
  而立之年,成家立業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似乎找到了一點方向,于是拼命想掙開這無常的命運。一邊抗爭,一邊妥協。時光的塵埃會撲面而來,吹得人們眼睛都睜不開。滄桑嘗盡,物人皆非,其實歲月不饒人,我們又何曾饒過歲月。
  生命到了終站,就像枯老的樹葉輕掛在樹枝上,搖搖欲墜。多年的操勞早已消磨了腦海里的舊時光,偶爾在沙發里入睡前的恍惚朦朧中,輕搖回憶,有個少年突然閃現出來,只是一霎,卻恍若隔世。不知何時慢慢加重的鼻息,在熬湯的噗嚕噗嚕聲之中時隱時現,火爐上的瓦罐熬著烏湯,霧氣蒸騰,空氣氳氤。身邊昏昏欲睡的人緩緩起身,用蒲扇扇走霧氣,提起瓦罐,倒了一碗,幾滴黑色的湯汁灑在了地板上,湯汁浸潤了這一層斑駁。其中一滴里分明映出一位少年的面容,正提著書包快跑到你的面前。指著天空:"你快看".原來,少年乘著鮮艷的熱氣球正在天空漂浮,地上的人看到的,是凄艷的晚霞就要退出天幕了,那是一個傷心的人在流血。

版權聲明:
1、我愛故事網(5aigushi.com)已經獲得原作者授權刊登,其他媒體及報刊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2、以上稿件來自作者:劉常投稿,通過E-MAIL投遞。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lizhi/13459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墨源
2019-07-16 21:38:58
抱歉啊各位作者,我忘記給你們留言了,就發出去了,給他們愛看故事的人,我標注了這個網站可以嗎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海东| 平凉| 诸暨| 延安| 牡丹江| 焦作| 包头| 深圳| 泰州| 新余| 芜湖| 广州| 白城| 柳州| 三门峡| 昭通| 大庆| 葫芦岛| 涿州| 温州| 眉山| 泰兴| 厦门| 邯郸| 丹东| 七台河| 福建福州| 广汉| 驻马店| 青州| 汉川| 山西太原| 东阳| 新余| 库尔勒| 龙口| 伊春| 顺德| 诸城| 酒泉| 中山| 青州| 绥化| 邹平| 高密| 大理| 燕郊| 黄山| 白山| 阿拉尔| 大理| 滨州| 燕郊| 黄山| 承德| 偃师| 清远| 辽源| 河南郑州| 姜堰| 岳阳| 枣庄| 贺州| 南通| 那曲| 金华| 金坛| 安庆| 临猗| 广安| 宜昌| 建湖| 赣州| 鄂州| 南平| 三沙| 金昌| 鹰潭| 肥城| 永康| 衢州| 澄迈| 南充| 锡林郭勒| 朝阳| 台湾台湾| 宿迁| 淮北| 河北石家庄| 石河子| 安顺| 定安| 衡阳| 涿州| 遵义| 钦州| 阿勒泰| 孝感| 台北| 鞍山| 泰安| 山东青岛| 景德镇| 德清| 德阳| 烟台| 宁波| 桂林| 河池| 定安| 五指山| 崇左| 垦利| 四川成都| 黔南| 安顺| 洛阳| 台州| 海安| 深圳| 九江| 辽阳| 防城港| 沧州| 上饶| 文昌| 盐城| 娄底| 巴彦淖尔市| 余姚| 南充| 红河| 济南| 天水| 襄阳| 和县| 凉山| 保定| 黄冈| 日土| 阳春| 阿勒泰| 抚顺| 通辽| 焦作| 海南海口| 天门| 三亚| 沭阳| 文山| 宿迁| 邳州| 海拉尔| 荆门| 三明| 兴安盟| 景德镇| 抚州| 日喀则| 商丘| 禹州| 金昌| 昌吉| 池州| 济南| 曲靖| 枣阳| 茂名| 惠州| 凉山| 北海| 黔东南| 那曲| 三沙| 丽江| 佛山| 新泰| 惠州| 玉环| 乳山| 防城港| 南京| 怀化| 石河子| 甘南| 漯河| 甘南| 河源| 桂林| 铜川| 沛县| 抚州| 莱州| 寿光| 天长| 简阳| 保山| 如东| 日喀则| 伊春| 嘉峪关| 钦州| 伊犁| 桂林| 周口| 漳州| 如东| 张家界| 河北石家庄| 珠海| 四平| 眉山| 河北石家庄| 惠州| 济南| 三亚| 承德| 馆陶| 余姚| 扬中| 崇左| 阿坝| 阳春| 泸州| 简阳| 台湾台湾| 阳泉| 荆州| 荆州| 安康| 琼海| 德宏| 广安| 鸡西| 阳泉| 宁夏银川| 衢州| 玉林| 娄底| 东方| 保定| 那曲| 浙江杭州| 蚌埠| 吐鲁番| 灵宝| 定安| 金坛| 商洛| 吉安| 长葛| 琼中| 琼海| 渭南| 嘉兴| 聊城| 茂名| 菏泽| 云南昆明| 乐清| 阿勒泰| 绵阳| 安吉| 包头| 通化| 陕西西安| 桐城| 丽水| 孝感| 遂宁| 兴化| 海丰| 阿里| 五指山| 陇南| 昭通| 海北| 濮阳| 德州| 灵宝| 浙江杭州| 山东青岛| 襄阳| 包头| 烟台| 中卫| 恩施| 烟台| 长垣| 金坛| 阿勒泰| 日喀则| 浙江杭州| 嘉兴| 章丘| 高雄| 广州| 六安| 泰兴| 马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