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國歷史 > 

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高考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1977年恢復高考,是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考試。探察當時的人心世情,追尋29年前那次轉折的內幕,可以發現其影響至今不絕。

1977年10月12日。國務院正式批準教育部意見,宣布當年立即恢復高考?;謴透呖嫉南⒀杆賯鏖_,在山區、田野、工廠,一代年輕人奔走相告,對他們來說,這真正是一個改變命運的時刻。

中國兒童劇院編劇,北京師范大學78級學生陳傳敏表達了許多人在當時的感受:“當時我一個同學特別興奮地騎車來告訴我。我雖然早就盼望著這一天,但還是一下子就驚呆了,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我跟我同學就在反反復復地說一句話,這下有希望了。當時那種情況,有點像在黑夜里走路,四面全是黑的,你什么東西都看不見,迷路了,你根本不知道往哪走。高考這個消息,就相當于前頭突然冒出火光,你當時沒有別的念頭,只想著我趕快蹦到那兒去。”

恢復高考的消息傳開后,圖書館、新華書店里人頭攢動,成為最擁擠、最熱鬧的地方。蒙滿了塵土的舊課本。一時間洛陽紙貴。社會上出現了各種各樣的輔導班、補習班。然而,就在很多人緊張復習的同時,也有人心有余悸,他們擔心難以通過政審,再一次被大學拒之門外。

國家教委考試中心主任楊學為,當時參加了招生條例的起草工作,他說他們很怕犯只專不紅的錯誤,結果受到了鄧小平的批評。楊學為說:“強調考試了,會不會沖淡政治?會不會讓人說你只重視智育,不重視德育?怕人家扣這個帽子,所以對政審的規定都寫得非常詳細,什么擁護共產黨,走社會主義道路,參加集體勞動,講究衛生……把能想到的都寫上了。這個稿子當時送給小平同志了,小平同志看了非常氣憤,他連說了三個繁瑣,而且把我們起草的這一段全都劃掉,現在我們招生條例上寫的政審條件基本上就是小平同志修改的。”

經鄧小平親自修改的政審條件,幾乎使所有人獲得了平等的權利,事實上開始了對“以階級斗爭為綱”的撥亂反正。當時,著名記者范長江尚未平反,他的兒子擔心自己不能參加高考。

《華聲月報》社社長、北京大學77級學生范東生:“當時心里一點兒把握都沒有,但是事實證明,現在高考制度給青年人的機會都是均等的,而不是看你出身怎么樣。”

作家胡風當時還在獄中,他的兒子張曉山也獲得了高考的資格。

記者:“像您這樣的家庭背景,恢復高考對于您本人有什么樣的意義呢?”

中國社科院農村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內蒙古師范學院77級學生張曉山:“我覺得恢復高考實際上對我這樣的人,是給了一個平等競爭的權利。在某種程度上,等于恢復了作為一個人的尊嚴。因為實際上,在恢復高考之前,評判一個人,給不給他一個機會,不是看你本人。而是看你的家庭,看你社會關系,把人分成了不同的等級。”

報刊顯示,高考成為當時社會最大的關注點,積壓了整整10年的考生擁擠在考場前。組織如此大規模的考試,需要一筆很大的費用。國家幾乎動員了全社會的力量來支持這場考試。

楊學為:“我們覺得如果要考試,比方要印卷子,要評卷子,總要一部分錢,全靠國家拿也是很困難的。我們希望報名費能夠定在一塊錢。當時政治局討論說,不要增加群眾的負擔,收五毛錢就行了,這都是政治局討論決定的。”

《中國教育報》代總編輯趙書生:“都討論完了,好像什么問題都沒有了,但最后出了一個問題,沒有紙張,這么多人要考試,上哪兒弄紙啊?當時紙張很缺。最后為這么一件事還請示中央,最后中央決定,可以動用印刷《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的紙來印高考試卷。”

因為都不知道應該怎么做,所以1977年冬天的考試,并不是全國統一考試,而是各省考試。每個省都有一個試點??荚嚳颇恳脖痊F在少。

1977年冬天,在鄧小平親自過問和布置下,關閉十年之久的高考考場大門終于重新打開。這也是恢復高考以來,惟一一次在冬天舉行的考試,570萬考生走進了考場,如果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兩季考生共有1160萬人。迄今為止,這是世界考試史上人數最多的一次。

1978年春天,幾十萬新錄取的大學生走進校園。由于是十年積壓,一朝應考,學生年齡差異很大,甚至有兩代人同堂學習的情況。經過11年的艱難坎坷的積淀,這批學生的素質之好令老教授們十分高興。

那時校園中最流行的口號是:把失去的光陰奪回來!這一個“奪”字,準確表現了當時一代人如饑似渴的求學心態。圖書館、教室、宿舍,成為大學生日常生活的“三點一線”。而一本新書、一個教室或圖書館的座位,往往被許多人爭搶。

中國社科院近代史所副研究員、吉林大學78級學生雷頤:“在大學三年級以前,我好像沒有早上五點半以后起過床,都是五點半以前起床。圖書館門口有個路燈,在那下邊站著背單詞,背到圖書館開門就進去。到七點多,匆匆忙忙回到寢室,洗漱、吃飯。一天到晚就是泡在圖書館看書。”

《大學生》雜志社總編輯、哈爾濱師范學院78級學生鐘巖:“有一次,老師宣布一門課是考查,不考試了。全班突然一致發出‘喲’特別遺憾的聲音來。老師覺得挺驚訝的,怎么不考試了,你們還不高興?同學們就說,因為我們太想檢驗自己學得怎么樣了,老師一看,就說那就考吧,一宣布說考試,全班鼓掌,非常熱烈地鼓掌。”

恢復高考這一決策激活了整個社會,使人們的生活方式為之一變。當時,讀書的身影隨處可見,新華書店的長龍司空見慣,中國人才的培養由此走上了健康的軌道。二十多年來,中國一共有五千八百多萬高中畢業生參加了高考。錄取了一千一百多萬。據初步估計,八百多萬已經完成了學業,走上了工作崗位,二十多年來,中國培養出兩萬八千多博士生和三十一萬碩士生。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lishi/zgls/4999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通辽| 荆州| 辽源| 偃师| 衢州| 鄢陵| 三明| 蚌埠| 开封| 如东| 临猗| 神农架| 吉林| 岳阳| 西双版纳| 海丰| 江门| 贵州贵阳| 清远| 锦州| 临猗| 营口| 洛阳| 潍坊| 曲靖| 仙桃| 永新| 湖北武汉| 三明| 湖北武汉| 广元| 靖江| 辽阳| 山西太原| 如皋| 佛山| 吉林| 吕梁| 新乡| 桂林| 仁怀| 枣庄| 大庆| 长治| 海门| 温岭| 六盘水| 苍南| 漯河| 崇左| 澳门澳门| 佳木斯| 朔州| 乌海| 海拉尔| 荣成| 楚雄| 滕州| 吴忠| 无锡| 凉山| 灌云| 黄石| 安庆| 威海| 湘潭| 浙江杭州| 漳州| 青海西宁| 神木| 克孜勒苏| 台南| 青海西宁| 广元| 灌南| 偃师| 吐鲁番| 海丰| 简阳| 如东| 防城港| 灌云| 山南| 北海| 鄂尔多斯| 任丘| 聊城| 吴忠| 随州| 庄河| 三沙| 九江| 崇左| 永康| 济南| 鹰潭| 芜湖| 长兴| 黄石| 衡水| 佛山| 吉安| 七台河| 安康| 鄂州| 保山| 长葛| 那曲| 三亚| 伊犁| 甘肃兰州| 清徐| 张家界| 诸暨| 鄂尔多斯| 驻马店| 赤峰| 巴彦淖尔市| 珠海| 营口| 琼海| 包头| 博罗| 资阳| 盐城| 顺德| 天水| 普洱| 南平| 马鞍山| 承德| 玉环| 定西| 平顶山| 醴陵| 萍乡| 肥城| 鹤壁| 南阳| 惠州| 禹州| 镇江| 九江| 大丰| 濮阳| 承德| 厦门| 琼海| 巢湖| 辽阳| 通化| 昭通| 寿光| 仙桃| 梧州| 铜陵| 石狮| 澳门澳门| 广汉| 黑龙江哈尔滨| 香港香港| 瓦房店| 琼中| 正定| 通化| 开封| 六盘水| 淮北| 贵州贵阳| 溧阳| 博罗| 三河| 赵县| 五指山| 哈密| 云浮| 凉山| 承德| 玉溪| 雅安| 三亚| 菏泽| 新余| 乳山| 温岭| 濮阳| 鄢陵| 定州| 临夏| 忻州| 临夏| 蚌埠| 平顶山| 德宏| 大理| 昭通| 昆山| 吐鲁番| 三门峡| 博罗| 阳江| 自贡| 盘锦| 湘潭| 泗阳| 承德| 河南郑州| 邯郸| 牡丹江| 韶关| 乐平| 沛县| 日喀则| 神木| 淮安| 绍兴| 茂名| 南京| 神木| 汕尾| 许昌| 达州| 玉林| 滕州| 高雄| 灌云| 孝感| 恩施| 新乡| 济源| 改则| 阿勒泰| 锦州| 泰州| 吉林长春| 秦皇岛| 鄂尔多斯| 滨州| 咸宁| 曲靖| 温州| 湘潭| 辽源| 偃师| 宁夏银川| 台北| 台北| 酒泉| 葫芦岛| 景德镇| 四川成都| 乐清| 内江| 陇南| 神木| 神农架| 肇庆| 台山| 浙江杭州| 高雄| 保亭| 中山| 广安| 锦州| 宁波| 海安| 包头| 白山| 随州| 海拉尔| 启东| 呼伦贝尔| 荆门| 山南| 毕节| 那曲| 忻州| 青州| 包头| 亳州| 贵州贵阳| 项城| 曲靖| 普洱| 长葛| 辽阳| 曲靖| 玉林| 霍邱| 永新| 运城| 贵港| 孝感| 柳州| 垦利| 信阳| 昌吉| 海西| 临汾| 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