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故事 > 

青樓紅粉風流淚

來源:傳奇故事 作者:張景得

毒后母 貪財賣女春熙院
  
  “好你個不知死活的小蹄子,反了天啦!今兒個叫你嘗嘗家法的滋味。再吊高點兒!”
  蘇老鴇兒瞪著兩只兇狠賊亮的圓眼,右手一伸,身后一個叫秋英的窯姐兒,趕緊遞過一根滴著水珠的鞭子。她瞅著吊在半空的小姑娘一陣冷笑,叉開雙腿,挽起袖子,運了運勁兒,大胳膊一掄,那鞭子在空中兜著冷風,“叭”地一下抽到了小姑娘身上。小姑娘渾身一顫,因嘴被堵著,只得憤怒地睜大那雙火辣辣的大眼睛,狠狠地盯著蘇老鴇。

青樓女子

(圖片來源網絡,如侵權請聯系刪除)

  妓院老鴇子們用的鞭子,非常有講究:那三股牛皮擰成的麻花辮,鞭桿短,皮梢長,終日在水里泡著,軟得像根面條兒;打人時,“叭”地一聲抽在皮肉上,那皮肉立刻便裂開一道血口子,叫你疼個半死,卻傷不著筋骨。老鴇子們的“鞭技”,一個賽過一個,全身打遍,卻不沾那粉嘟嘟的臉蛋兒。
  此刻,蘇老鴇兒鞭如雨下,小姑娘的鼻涕、淚水連成了串。身上的紅夾襖隨著一聲聲的鞭響,橫暴出一道道口子,鮮紅的血,順著衣服的破洞涌了出來,滴在樹下干硬的草地上。
  一旁觀望的“獨眼龍”劉老鴇,隔一會兒便圍著古桑轉一圈,像賣燒餅的圍著燒餅爐看火候一般。他老公——人稱“尖嘴猴”的趙德順,則在一邊沒心沒肝地數著數:“……十五……二十……二十五……三十……”
  蘇老鴇已抽紅了眼,鞭飛如雨。不一會兒,小姑娘的褲子便被抽破了,一塊塊爛布條、補丁塊,秋風敗葉似地落下來,身上的皮肉,張開了道道血口。小姑娘實在挺不住了,熱尿順著褲腿流了下來,后面拉了一褲子爛菜沫似的稀屎。蘇老鴇聞到臭味,這才住了手。
  “好,整整一百下,蘇大姐手上功夫真是不讓須眉呀,哈!”“尖嘴猴”討好地遞過手巾,叫蘇老鴇擦擦汗,劉老鴇也趕忙從前院端來一杯熱茶。
  蘇老鴇兒接過熱茶呷了一口,罵道:“媽的,這小蹄子簡直就像一匹小野馬,我開了一輩子妓院,還沒碰上過這么硬氣的小婊子。我不信就治不了她的野性!”
  忽聽劉老鴇兒一聲尖叫:“哎呀,小姑娘死啦!”
  蘇老鴇兒回過神來,趕緊奔過去,伸手在小姑娘鼻下探了一會兒,冷笑一聲:“放下來吧,我的鞭子有準兒,她死不了!”
  一個血淋淋、爛乎乎的小身子,放在了滴著鮮血的古桑下。蘇老鴇兒命秋英去廚房打桶清水來,“嘩啦”一聲潑在小姑娘的血體上?;杷赖男」媚锍閯恿艘幌?,呻吟著醒了過來。
  劉老鴇樂了:“蘇大姐真不愧是調教雛兒的高人,那鞭子咬人卻不奪人性命,小妹我今日可是長見識了。”
  蘇老鴇兒煩躁地揮揮手,命人把小姑娘抬進地下室,扔在一張光板床上。
  夜深了,冷風不時發出一陣陣“嗚嗚”的聲響。地下室里,小姑娘從昏迷中醒了過來,只覺得渾身活剜般地疼!她緩緩地睜開眼:呀,這不是我家的那間小黑屋嗎?“爹!娘!哥……”她動了動,鉆心的疼讓她忽而清醒,忽而糊涂。咦,對啦,后媽不是領我買衣服來著嗎?后媽呢?她極力忍著傷痛,收拾起打碎了的記憶。終于,白天的那一幕,又重現在眼前……
  小姑娘叫康素珍,家中人都稱她為小妹??敌∶冒藲q時死了親娘,拉黃包車的爹給她領回一位后媽。那后媽是個蛇蝎心腸的女人,總是變著法兒虐待她——手掐、棒打、餓飯是常事??敌∶蒙砩辖洺J乔嘁粔K、紫一塊的。后來,小妹一見后媽,便渾身發顫。那個家實在呆不下去了,康小妹便逃出家門,流落街頭四處討飯。后來爹發現了她,將她又領回了家。
  今兒一大早,爹出去拉車了,后媽一反常態,露出稀罕的笑臉,說要給她買新衣服。后媽帶著她,七彎八拐,卻將她帶到了春熙院,一百五十塊光洋將她賣給了蘇老鴇……
  康小妹躺在光板床上不吃不喝已經五天半了,肚皮貼了后心,腦子里昏昏沉沉的,已是進氣少,出氣多。
  這可急壞了蘇老鴇,她坐在床沿上,一只肥胖的大手,撫在她的額上,抽抽噎噎地哭著:“兒呀,我的兒呀,看你瘦成什么模樣了。媽媽我給你送好吃的來了,你睜開眼看看媽媽吧!”
  “媽媽!媽媽來了?”康小妹的頭動了一下,輕輕呻吟了一聲,眼慢慢睜了開來??伤劾锟吹降膮s是蘇老鴇那張丑陋的胖臉,她痛苦地閉上了雙眼。
  蘇老鴇兒趕緊抹了把淚,又甩了把鼻涕,抽抽搭搭地說:“兒呀,你睜開眼,聽媽媽幾句話吧。媽媽打了你,可不知后悔了多少天呢。兒呀,你以后跟著媽媽,媽媽把你當親閨女待。你要不愿跟著我,養好傷,我就放你走,說啥也不能叫我兒餓死呀!”
  蘇老鴇這招還真靈,康小妹的眼睛重又睜開了,啞著嗓子問:“你,你真的放我走?”
  “真的,媽媽發誓。不過,你得先吃東西,把傷養好。其實,這事兒怨不得我,我可沒要買你,是你后媽硬把你送上門來要換我一百五十塊大洋?,F如今放了你,我可是人財兩空了。孩子,媽媽我想了個兩全其美的法兒,我身邊正缺一個使喚丫頭,你在這給我打幾個月雜活,等你身子養壯實了,傷也好了,咱也就算兩清了。你看這樣可好?”
  康小妹一聽,心想,是啊,人家是出了錢的。想到自個兒是親爹不親,后娘不愛,出去了也只得沿街乞討,在這兒有吃有喝干幾個月也不錯。于是,她點頭答應了。
  康小妹便這樣留在了春熙院。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lishi/gs/619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汕尾| 三亚| 无锡| 吕梁| 吉林| 陇南| 姜堰| 黔西南| 保亭| 五家渠| 义乌| 四平| 永新| 乌兰察布| 抚顺| 姜堰| 仙桃| 改则| 保山| 铜陵| 浙江杭州| 塔城| 东海| 齐齐哈尔| 孝感| 简阳| 琼海| 吉林长春| 芜湖| 辽宁沈阳| 滕州| 阿拉尔| 台湾台湾| 东莞| 汕头| 信阳| 海西| 青州| 乌兰察布| 包头| 石狮| 宁夏银川| 灌云| 莒县| 青州| 盘锦| 曹县| 云南昆明| 鄢陵| 莱芜| 吐鲁番| 新疆乌鲁木齐| 新乡| 遵义| 喀什| 随州| 博尔塔拉| 宁夏银川| 延安| 台中| 桐城| 临沧| 那曲| 乐平| 明港| 遵义| 日照| 海西| 万宁| 克孜勒苏| 朔州| 延安| 大丰| 湛江| 鄂州| 海西| 姜堰| 阜阳| 襄阳| 四平| 果洛| 枣庄| 和县| 涿州| 大理| 来宾| 朝阳| 武夷山| 正定| 佳木斯| 简阳| 贵州贵阳| 吕梁| 赣州| 孝感| 天水| 任丘| 宝应县| 赣州| 洛阳| 四平| 兴化| 江苏苏州| 明港| 白城| 明港| 白城| 六安| 滕州| 日土| 新泰| 宿州| 儋州| 诸暨| 安岳| 高雄| 大连| 北海| 昌都| 沧州| 德宏| 广饶| 宿迁| 眉山| 铁岭| 武夷山| 基隆| 岳阳| 乐山| 晋中| 阳泉| 清远| 河北石家庄| 廊坊| 鄂尔多斯| 杞县| 绥化| 钦州| 双鸭山| 湘潭| 姜堰| 阿里| 黑龙江哈尔滨| 鄂州| 吉林| 丽江| 宿迁| 沧州| 简阳| 哈密| 莱州| 东方| 庄河| 姜堰| 阳江| 南京| 海安| 玉林| 邳州| 新乡| 韶关| 昭通| 甘肃兰州| 晋江| 台山| 青海西宁| 石嘴山| 安顺| 澳门澳门| 大同| 鹰潭| 白银| 湘西| 贵州贵阳| 本溪| 仁寿| 天长| 株洲| 红河| 中卫| 海南| 怒江| 苍南| 果洛| 萍乡| 乐山| 琼海| 山东青岛| 泰安| 滨州| 平凉| 安岳| 鸡西| 海拉尔| 株洲| 巴中| 平潭| 来宾| 海东| 黔西南| 新沂| 宝鸡| 乌兰察布| 海西| 渭南| 驻马店| 图木舒克| 海南| 邹城| 安庆| 邯郸| 天门| 芜湖| 辽源| 巴音郭楞| 大同| 白沙| 乌兰察布| 鹤岗| 保定| 郴州| 明港| 泰州| 铜陵| 玉林| 台北| 如皋| 丹阳| 芜湖| 厦门| 鸡西| 鸡西| 上饶| 吴忠| 大丰| 北海| 天门| 吉林| 澄迈| 三河| 六安| 正定| 莆田| 德宏| 三亚| 锦州| 曲靖| 淮南| 三沙| 建湖| 江西南昌| 桐乡| 泉州| 海安| 安岳| 昌吉| 乌兰察布| 铜陵| 乌海| 和田| 安阳| 万宁| 铜仁| 陵水| 吴忠| 石狮| 那曲| 苍南| 吉林长春| 常德| 六盘水| 湘潭| 潜江| 万宁| 惠东| 海门| 江门| 萍乡| 山西太原| 诸城| 阿拉尔| 湖州| 泉州| 包头| 海南海口| 深圳| 徐州| 邯郸| 长治| 义乌| 崇左| 禹州| 汝州| 阜阳| 曲靖| 武安| 渭南| 攀枝花| 长垣| 阜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