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故事 > 

清官明斷家務事

來源:故事大全 作者:佚名

  鄭板橋到濰縣當縣令,多少有點兒委屈。像他這樣的才子,怎么著也該弄個知府什么的當當呀。放眼滿朝文武,才能學識能趕得上他的,還真沒幾個。所以當鄭板橋接到詔令時,他肚子里就窩了不少的火,覺得皇上他老人家也太不任人唯賢了,區區一個小破縣令有什么當頭?不過皇命難違,他也只好走馬上任了。

  可來到這濰縣沒幾天,鄭板橋就喜歡上了這里。這濰縣雖說地處北方山東,可卻有幾分江南的味道。鄭板橋字寫得好畫也畫得不錯,一有好山好水,也就把官場上不如意的事拋到九霄云外了。

  這天上午,鄭板橋上了堂,看看沒什么事,就把驚堂木一拍,剛想說“退堂”,卻有人擊鼓告狀來了,他不由皺皺眉頭,說道:“將告狀的帶上來。”

  這告狀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漢。他兩邊一手扯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進來就沖鄭板橋嚷道:“青天大老爺給小民做主呀。我要告這兩個不孝之子。”鄭板橋放眼看去,只見這老漢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再看那兩個年輕人,一個個哆哆嗦嗦,渾身發抖。老漢狀告他們,他們也不辯解,一副聽天由命的態度。鄭板橋想了想,就把手擺了擺,說:“你們既然是來打官司的,就一個一個地說,本官我斷案,也有官府的規矩,不能和你們在家里那樣隨便。”

  這三個人聽了,一一跪下來。那老漢還是一手拽著一個,生怕他們跑掉了似的。鄭板橋笑道:“你放下他們,在我這大堂之上,誰敢跑掉?誰跑,可是要罪加一等的。”

  那老漢這才松開了手,抹了一把眼淚,說道:“老漢我姓張,叫張三。這兩個都是我那不孝的兒子,一個叫張天,一個叫張地。老漢我辛辛苦苦拉扯他們長大成人,又給他們娶了媳婦,本指望他們能好好孝敬孝敬我,讓我老漢度過一個幸福的晚年。誰知他們個個都是白眼狼托生的,自從娶了媳婦,就不把我老漢放在眼里了,錢也不給我老漢花,肉也不給我老漢吃,光顧著他們自己快活享用。大人啊,還望你老人家給我老漢做主啊。”

  鄭板橋聽了,沉吟片刻,轉眼去問張天和張地,為什么要虐待自己的父親。這兩個只是淚水漣漣把頭低了又低。張天說:“老爺啊,我們虐待父親,犯了大罪, 還請老爺給我們兄弟二人一人一頓板子,把屁股打個皮開肉綻。這樣我父親他老人家興許就會消消氣了。別的我們也都不說了。”

  鄭板橋哼了聲,問張三道:“你這兩個兒子都承認自己不孝,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F在我要打他們每人三十大板,把他們打個半死不活,你看行不行?”

  張三忙說:“這樣好,這樣好。這樣一來他們就會牢牢記住了,看他們以后誰還敢再虐待我老漢。”

  鄭板橋本來是在試探張三的心。張三這么一說,倒也出乎意外。自古父親都疼愛兒女,沒有不護著他們的。這張三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的兩個兒子都打死了才甘心,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單單因為不給錢花就巴不得讓兒子挨一頓板子,怎么也說不過去吧?再看張三那兩個兒子,還是垂著頭,鄭板橋心里動了動,把手里的驚堂木輕輕放回桌子上,說道:“你看這天也快到晌午了,你們的肚子一定餓了吧?”

 

 

 

  張三聽了,緊跟著說:“可不是么。我這肚皮都快貼到后背上去了。”

  “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你們這案子一時半會兒只怕也審不出個頭緒來。我看這樣吧,我給你們一人一百文錢,你們出去先找個飯店把肚子填飽了,回來咱們再繼續審,如何?”說完,也不管他們同意不同意,鄭板橋吩咐衙役取來三百文錢,分給他們每人一百文,讓他們出去吃飯。這三個前頭走,鄭板橋忙叫過一個衙役,讓他換上一套便服,悄悄跟了出去。

  一個時辰后,張三父子返回了大堂。他們回來之前,鄭板橋派出去的那個衙役已經先回來了。他把嘴附在鄭板橋的耳邊,如此這般地說了一通,鄭板橋點點頭,從桌子后面的座位上下來,站在大堂中央。見他們進門,鄭板橋臉上笑瞇瞇地問道:“怎么樣,你們吃好了吧?”

  張三說:“吃好了。酒也喝了三杯。”

  “本官給你們每人一百文錢,夠花的吧?”

  三個人齊說夠了。

  鄭板橋停了停說:“也不知你們都剩下了沒有?老爺我的錢也是一文一文掙下的,要是剩下了,不妨再還給老爺我。要是都吃喝了么,那也就算了。”

  張三不好意思地說:“沒剩下,都花了。”

  鄭板橋望望張三,然后對張天和張地說:“你們的爹爹一百文又吃飯又喝酒,花光了。你們也喝酒了吧?”

  張天看看張地,說沒喝。

  “一百文吃頓飯怎么也花不了,那剩下的叫你們給貪污了吧?”

  兄弟倆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好。鄭板橋快步走到案子后面一坐,把驚堂木重重一拍,道:“升堂!老爺我今天就要來個清官明斷家務事!”

  下面三個人剛剛跪好,鄭板橋叫來他派出去的那個衙役:“你把你見到的情況說說,讓大伙兒聽好了,老爺我好正正經經斷斷這案子。”

  那衙役說道:“遵照老爺的吩咐,小的跟在他們后面,也裝成一個去飯店吃飯的主兒。他們一進了飯店,這張三就把手向兩個兒子一伸說:‘不用多了,你們一個給我八十文。你爹爹我得喝酒吃肉,你們呢,吃碗面條加個火燒就行了。’這兩個兒子,乖乖地奉上了錢。張三也不客氣,叫了兩個菜一壺酒,自己吃喝上了。這兩個兒子呢,果然聽話,一人要了一碗面條和一個火燒,規規矩矩坐在一邊吃。張三只顧自個兒吃自個兒的,連讓他這兩個兒子也不讓一下,吃完了抹抹嘴巴,對兩個兒子說:‘要想我不告你們也行,以后你們可得滿足我的一切要求。我想吃喝了,你們就是賣老婆孩子也得把錢送上來。’這兩個老實兒子也不敢還嘴,就知道抹眼淚。老爺呀,我在衙門當差也有三十年了,把胡子都當成白的了,可像張三這樣只顧自個兒的爹,我還是頭一回見到。”

  鄭板橋聽了,捻捻嘴巴下面的那一綹胡須,嘴里哼了一聲,說道:“張三呀,你以為老爺我有錢花不了了是嗎?老爺我是舍得三百文,出了一道考題讓你們做。這不,答案出來了。你這兩個兒子不是不孝,恰恰相反,他們的孝心令人感動。是你自己好逸惡勞,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不惜榨干兒子的血汗。而且竟然要強迫你的兒子賣老婆孩子。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叫老爺我頭頂冒火。來呀,把這無恥的張三推倒,打上二十大板!”

  張天張地一聽,慌忙起來護住張三,回頭對鄭板橋苦苦哀求道:“老爺呀,我爹爹已是年過半百的人了,經不得老爺您的板子。這二十大板,就讓我兄弟二人替了吧。要是老爺覺得二十大板不夠多,你就是每人打三十四十大板,我們也甘愿領受。只求老爺不要打我爹爹……”

  鄭板橋道:“不行。老爺我這板子不打無辜之人。你們二人老老實實站到一邊去,看老爺我秉公執法!”

  張天張地還是死死地護著張三不放。兩個人的眼里噙滿了淚水。

  鄭板橋見狀,不由長嘆一聲:“張三啊,看看你這一對孝順兒子,對你如此這般,你竟然就不動容嗎?要不是看在你這兩個兒子的分上,老爺我一頓板子打死你的念頭都有。好好想想吧!”

  張三這時撲通一聲重又跪了下來,眼里流著淚水,說道:“青天大老爺,我知錯了。”他一手摟住一個兒子,“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哇。大老爺,你還是打我板子吧。經過今天這件事,我才如夢方醒啊大老爺……”

  鄭板橋臉上慢慢露出笑容:“行了。你能認識到自己的錯處,老爺我這三百文就沒白花。以后,可不能再這樣了。要好好珍惜這份父子情分啊!”說完把手一揮,“就到這兒吧。老爺我還沒吃午飯呢。退堂!”

  鄭板橋目送著張家父子三人走出大堂,一時覺得當個縣令,和睦和睦人家的家庭,這差事也挺不錯的。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lishi/gs/42948.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滨州| 临汾| 咸阳| 昆山| 鹤岗| 龙口| 呼伦贝尔| 龙岩| 黄石| 吉安| 海东| 三门峡| 巢湖| 济南| 高密| 南京| 红河| 泰安| 沧州| 岳阳| 汉中| 海拉尔| 百色| 惠州| 泉州| 台州| 山南| 黑龙江哈尔滨| 无锡| 连云港| 瑞安| 包头| 长治| 新余| 阿勒泰| 铜川| 莱州| 白银| 黑河| 邳州| 天水| 绵阳| 安岳| 开封| 深圳| 昌吉| 潮州| 阿勒泰| 天水| 馆陶| 洛阳| 许昌| 广汉| 博罗| 安吉| 厦门| 抚州| 昌吉| 漳州| 阿拉尔| 南充| 曲靖| 任丘| 辽宁沈阳| 甘孜| 邯郸| 库尔勒| 顺德| 喀什| 三河| 陵水| 新乡| 湘潭| 常州| 阳泉| 湖南长沙| 牡丹江| 潜江| 永州| 曲靖| 鹤岗| 株洲| 仁寿| 泗阳| 东莞| 长垣| 宜春| 果洛| 铜川| 松原| 蓬莱| 正定| 三沙| 鄂州| 昌吉| 汝州| 荆门| 十堰| 沧州| 洛阳| 建湖| 贺州| 烟台| 诸暨| 台湾台湾| 六安| 株洲| 自贡| 项城| 南平| 安顺| 鹰潭| 六盘水| 浙江杭州| 永州| 吕梁| 迪庆| 毕节| 百色| 伊犁| 通辽| 台中| 六安| 毕节| 宜都| 包头| 顺德| 湖南长沙| 广州| 金昌| 咸阳| 巴彦淖尔市| 河池| 三明| 广西南宁| 赣州| 东阳| 新泰| 巢湖| 阳江| 邹平| 河北石家庄| 日土| 阿勒泰| 通辽| 仁寿| 杞县| 肇庆| 乳山| 宣城| 赣州| 海宁| 哈密| 阿克苏| 海拉尔| 乐平| 迁安市| 佛山| 克孜勒苏| 永康| 寿光| 玉林| 鄢陵| 新乡| 克孜勒苏| 吴忠| 湛江| 廊坊| 广元| 吴忠| 博罗| 乐平| 琼海| 南安| 怀化| 保山| 天门| 东营| 昌都| 招远| 广汉| 宁波| 醴陵| 山西太原| 宜都| 吉林长春| 酒泉| 济南| 乌海| 四平| 湘潭| 玉树| 兴安盟| 吉林| 双鸭山| 澄迈| 百色| 大连| 巴彦淖尔市| 盐城| 烟台| 昌吉| 怀化| 福建福州| 铁岭| 鄢陵| 垦利| 曹县| 鹤壁| 赣州| 高雄| 桓台| 泸州| 宜昌| 义乌| 宁波| 黑龙江哈尔滨| 靖江| 潍坊| 承德| 琼海| 高密| 永新| 三河| 江西南昌| 禹州| 哈密| 潜江| 丽水| 文山| 宣城| 丽水| 玉林| 燕郊| 娄底| 滨州| 山东青岛| 秦皇岛| 阳春| 陕西西安| 龙岩| 伊犁| 固原| 泰安| 三亚| 四平| 咸宁| 盐城| 兴安盟| 吴忠| 博罗| 武安| 南充| 单县| 湖南长沙| 甘南| 温岭| 乌兰察布| 建湖| 淮北| 铜川| 台北| 澳门澳门| 大兴安岭| 十堰| 章丘| 南充| 濮阳| 南平| 五指山| 永州| 安康| 赤峰| 偃师| 蓬莱| 龙口| 邯郸| 上饶| 汕尾| 博尔塔拉| 巴中| 湘西| 海门| 怀化| 茂名| 诸暨| 黔南| 潍坊| 辽源| 甘孜| 衢州| 定州| 岳阳| 铜陵| 北海| 四川成都| 鹰潭| 潮州| 武安| 长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