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傳奇故事 > 

另類懲罰

來源:故事會 作者:莊程彬

  鐵團長、韓山虎排長和軍醫梅正興是一個村出來的,三人義結金蘭,一起投身抗日。
  眼下,韓山虎攤上事兒了。他喝醉酒后搶了百姓王老實的西瓜,王老實上前理論,韓山虎竟動手打折了他的胳膊。這事引起了民憤,縣商會會長親自出面,說要是不嚴懲韓山虎,就不犒軍,還要罷課、罷市。師部派王參謀來到團里,督察辦理此案。
  該如何懲治韓山虎?鐵團長犯了難。眼下,日軍對晉城虎視眈眈,大戰在即,王參謀帶來師部訓令,要"從嚴從快"處置此事;而縣里的民眾代表怎么也不松口,口口聲聲要"槍決"罪犯……這個節骨眼上,軍醫梅正興出了個主意——召開公審大會。他毛遂自薦,愿意擔任公審大會的執法官。
  鐵團長打量了梅正興一陣,心里思忖起來:近幾年,韓山虎和梅正興因為一些小事鬧了矛盾,可謂冰火不同爐,見面就往死里掐,梅正興主動提出擔任執法官,有什么用意?
  梅正興似乎看出了鐵團長的心思,拍著胸脯說:"這幾年我和三弟是不對付,他還給我起了個外號叫‘沒正形,但大事上我可不糊涂。大哥,你要是信得過我,就把這個難題交給我來辦吧!"
  鐵團長思忖片刻,同意了。
  關在禁閉室里的韓山虎聽到這個消息,氣得砸了飯碗,拿起瓷片就要割腕自殺,幸好被看守救了下來。鐵團長趕來看他,韓山虎喊叫著:"救我干嗎?救了我,好留到公審大會讓‘沒正形槍斃我呀,咱丟不起那個人!"
  鐵團長怒道:"生姜斷不了辣氣,犯混你也不挑個時候!你沒資格死,我答應過你娘,不能讓你在我前頭死了。"
  韓山虎聽了,低下頭來。鐵團長嘆了口氣,說:"少安毋躁,就看你二哥有沒有本事讓你置之死地而后生吧。"說罷開門而去。
  韓山虎晃了晃頭,喃喃道:"置之死地而后生,就靠他?"
  幾天后,公審大會在團部的校場召開。高臺上,梅正興佩戴著執法官綬帶,威風凜凜地喊道:"把吃瓜不給錢又打傷民眾的韓山虎押上來!"
  士兵們心里都"咯噔"了一下:這個軍醫梅正興和韓排長一見面就唇槍舌劍地往死里掐,他當執法官,韓排長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呀!
  韓山虎被五花大綁地押上臺,面朝臺下站著。梅正興清了清嗓子,說:"各位鄉親父老、本團的弟兄們,今日公審韓山虎打傷百姓這一惡性事件,為了體現公正公平,在場的軍民人等都可以表態怎樣處置韓山虎。王老實,搶了西瓜,還打折你胳膊的是不是這個人?"
  王老實作為人證,早已來到臺上,聽到發問,他點了點頭。梅正興又明知故問:"韓山虎,這是不是事實?"
  韓山虎一扭頭:"少整沒用的,你愛咋咋的!"
  "不是我想咋的,是大伙說該咋的,"梅正興轉身問臺下,"你們說,這韓山虎該咋處理呀?"
  這一問,場內立馬分成兩派炸鍋了。民眾們喊"殺", 士兵們喊"罰",兩邊各不相讓。梅正興揮揮手,示意大家安靜,請雙方代表上臺陳詞。
  民眾代表先上臺發言,說:"晉城自古就是‘中原咽喉、兵家必爭之地,這場守衛戰是場惡仗,必須軍民同仇敵愾。一個不拿老百姓當人的兵痞,和小鬼子有啥兩樣?軍隊若不清除這樣的惡棍,咱老百姓還能支持嗎?"
  士兵的代表則說,韓排長參軍以來身經百戰,九死一生,曾在死人堆里救回了鐵團長,還曾率一排人在日軍的合圍中硬是撕開了口子,救出了全團。這一回他是酒后犯渾,情有可原。
  梅正興聽罷兩邊發言,撓撓頭說:"不殺韓山虎,會失去民心,可若是未曾開戰先殺了他,不僅少了一員殺敵的虎將,也寒了全團將士的心。今天,本執法官愿拿肩上的軍銜作保,請相信我——如果我對韓山虎的懲罰不能令大家滿意,我自動免職,并與韓山虎同罪!"
  臺下漸漸安靜下來,大家都等著看梅正興如何判罰。只見他一本正經地對韓山虎說道:"經弟兄們一再求情,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饒,由我監督執法,不知你意下如何?"
  韓山虎言不由衷道:"謝了。"接著問,"不知用啥刑具?"
  梅正興說:"那要問你因啥獲罪了。"
  韓山虎答道:"不就是吃西瓜沒給錢還打了人嘛!"
  梅正興正色道:"那刑具就用西瓜,帶刑具!"
  話音剛落,勤務兵就端上了五個大號的臉盆,里面滿滿地裝著已經去了皮的西瓜瓤。
  全場一下子沸騰了,人們議論紛紛:"西瓜瓤也是刑具?""梅軍醫今天整的是啥景???""吃西瓜也算刑罰?那不是越罰違紀的人越多嗎?"
  韓山虎看著西瓜,也忍不住咧嘴笑起來。梅正興指著那幾盆瓜瓤,說:"還有心思笑?吃著看,老百姓滿意了,此罪可免,否則,還是極刑難逃。"見韓山虎遲疑著不動,梅正興催促道:"沒人跟你扯閑篇,就兩炷香的工夫,你可得抓緊吃完!"
  韓山虎一見唯有"吃"才能死里逃生,兩手并用,抓起西瓜就往嘴里填,血紅的西瓜汁順著下巴淌在衣襟上,不一會兒就濕透了。
  民眾們嘴上雖然沒說啥,心里卻不以為然,這樣的懲罰,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士兵們則不停地呼喊:"韓排長,猛‘造哇!"有的人還打著節拍喊:"韓排長,加油!韓排長,加油!"喧鬧聲傳出老遠,哪里還像公審大會啊,簡直就是一出鬧劇。
  在民眾們失望的目光中,韓山虎吃西瓜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他邊吃邊咧嘴、梗脖,后來西瓜汁順著嘴角直往外淌。他忽然回過神了,惱怒梅正興下的這絆子太陰損,暗想:砍頭只當風吹帽,丟命是小,丟臉事大,我就是死,也得死出個爺們的樣子來,不能被人當猴耍了!于是他轉過身來,艱難地正了正軍帽,抻了抻被瓜漲得撅起來的衣襟,對全場敬了個軍禮,說:"俺韓山虎無心犯了該死的罪,現在認了。晉城的鄉親父老們,兌現你們犒軍的諾言吧!鐵團的弟兄們,替我多殺幾個小鬼子,千萬別給咱山西漢子丟臉哪!"
  接著,韓山虎竟破天荒地對梅正興文明了起來:"梅軍醫,謝了,可是你的好心我只能當成驢肝肺了,這瓜……"
  梅正興一見這頭犟驢要"寧死不吃",急忙截住他的話頭,向全場發問:"他吃不下去了,諸位說該咋辦哪?"
  多數民眾覺得韓山虎腰不敢直、腿不敢伸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憐了,尤其是被他方才的話打動了,可若是就這樣拉倒,又覺得太便宜他了,一時竟不知該咋表態了。一直懸著心的士兵們看出了轉機,七嘴八舌地大喊:"高抬貴手!""留下英雄去殺敵!"有些民眾被感染了,也呼喊著求起情來,但有人還是高喊:"堅決嚴懲!"梅正興利用臺下的吵鬧聲作掩護,低聲對韓山虎說:"我保證,只要你吃,就包你不死。"
  接著梅正興走到臺沿,大聲說道:"既然還是各持己見,本執法官就再自作主張一次。"他指著韓山虎說:"再寬限他一炷香的工夫,先活動活動,這可是最后的機會了。"
  一炷香的工夫眨眼就到,哨聲一響,韓山虎被迫繼續吃瓜。此時他完全沒了一開始時狼吞虎咽的氣勢,活像在咽苦藥,每吃一口,就痛苦地揉一下肚子。見韓山虎被西瓜撐得活像將要臨產的孕婦,百姓們這才領悟到梅正興罰吃瓜的奇絕,并不是沒正形的耍"噱頭".最后,韓山虎倒著氣說:"執法官,現在……你趁愿了,給個痛快吧,這瓜……我是不能吃了。"
  臺下立刻爆發出雜亂無章的喊聲:"饒了韓排長吧!"梅正興往下一看,人人都面帶同情之色,他松了口氣,火候終于到了。他故意對韓山虎搖頭:"這可不是不給你生路??!也罷,那就成全你了。"接著提高了嗓音,"拉出去,行刑!"
  "長官,槍下留人!"眾人一看,出來求情的竟然是挎著胳膊的苦主王老實。王老實來到鐵團長跟前,說:"團長,他白吃西瓜又打人,雖然可惡,可罪不至死??!他也被治得夠慘了,草民的氣也出了,再說了,要是因為我損了一員虎將,這罪過可就大了呀!"
  縣商會會長見狀也說:"鐵團長,貴軍的軍紀如何,我等均已看見,目前正是用人之際,就留下他去殺鬼子吧!"
  會長話音剛落,場內就爆發出"槍下留人"的呼聲,經久不息。鐵團長的眼睛濕潤了,他拉著師部王參謀的手,說:"您看……"
  王參謀高興地說:"既從了嚴,也從了快,雖未殺一,卻也儆了百,軍民同心,訓令完成得很好。放人!"
  梅正興敬了一個轉圈禮,高喊:"得令!"
  回轉身來,梅正興忙讓勤務兵幫著把韓山虎抬到桌子上,在他的臍下、腿彎等處的穴位上按揉起來。一開始,韓山虎還殺豬似的喊疼,后來竟受用得睡著了。一直盯著看的王老實忽然喊道:"執法官,他尿了。"
  梅正興聽后直起身來,擦了擦汗說:"尿了?好!沒事兒了。"
  王參謀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似的問:"梅執法官,鬧了半天您還會按摩呀?真開眼了!"
  過后,有人問梅正興:"你們倆見面就掐得天昏地暗,你干嗎還出奇招來救他?"梅正興笑道:"牙齒和舌頭都有打架的時候,患難相救方是軍人本色,再說了,殺鬼子也少不了他呀!"
  十天后,鐵團長率部和其他友軍一起雄赳赳地開赴前線。韓山虎置生死于度外,率領敢死隊員冒奇險炸掉了日軍的指揮部,打亂了敵人的部署,贏得了晉中抗日的又一大捷,受到師部的通令嘉獎……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lishi/cq/13520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熱門故事
惠东| 佳木斯| 儋州| 长葛| 邳州| 宿州| 无锡| 呼伦贝尔| 咸宁| 扬中| 乌兰察布| 简阳| 海西| 黔西南| 沧州| 东海| 亳州| 任丘| 朝阳| 海拉尔| 中卫| 随州| 莆田| 台湾台湾| 广西南宁| 抚州| 阿勒泰| 河池| 黄南| 辽阳| 黑龙江哈尔滨| 长垣| 淮北| 松原| 贵州贵阳| 海宁| 鸡西| 庄河| 内江| 百色| 桓台| 毕节| 台中| 自贡| 灵宝| 白城| 张北| 德州| 赤峰| 燕郊| 榆林| 信阳| 景德镇| 金华| 鞍山| 赣州| 玉林| 绥化| 松原| 延安| 梅州| 定州| 鸡西| 荆州| 山南| 德宏| 芜湖| 三沙| 承德| 诸城| 建湖| 黄南| 马鞍山| 吉林长春| 澳门澳门| 武安| 宜宾| 洛阳| 十堰| 乐清| 甘肃兰州| 六盘水| 吉林长春| 防城港| 新疆乌鲁木齐| 眉山| 惠东| 海拉尔| 黑河| 黄山| 嘉峪关| 屯昌| 宜昌| 台州| 余姚| 甘肃兰州| 汕尾| 吉安| 邵阳| 钦州| 鞍山| 石河子| 滨州| 绵阳| 保亭| 浙江杭州| 简阳| 阳江| 雄安新区| 朔州| 安阳| 通化| 巴中| 牡丹江| 广元| 连云港| 巢湖| 七台河| 克拉玛依| 深圳| 温州| 哈密| 乌兰察布| 清徐| 长兴| 垦利| 义乌| 公主岭| 邯郸| 海宁| 吉安| 荆州| 淮南| 五家渠| 邯郸| 六盘水| 仙桃| 攀枝花| 吴忠| 文昌| 漯河| 临沧| 巴音郭楞| 包头| 辽宁沈阳| 临汾| 龙岩| 大兴安岭| 任丘| 包头| 兴化| 昌吉| 聊城| 三沙| 昭通| 诸城| 章丘| 柳州| 阿坝| 阿里| 黄冈| 保山| 仁怀| 肇庆| 鞍山| 郴州| 海门| 西双版纳| 甘南| 潮州| 双鸭山| 白银| 泸州| 鹤壁| 乐清| 通辽| 洛阳| 汝州| 三河| 白山| 顺德| 灌云| 荣成| 阿里| 上饶| 三河| 宜都| 海拉尔| 信阳| 甘孜| 吕梁| 南阳| 仙桃| 云浮| 潜江| 灌南| 吉林长春| 株洲| 崇左| 宣城| 灌南| 淮北| 海安| 蚌埠| 汕尾| 齐齐哈尔| 巢湖| 三门峡| 滁州| 长治| 安康| 漳州| 瓦房店| 随州| 宜春| 辽阳| 聊城| 迪庆| 盐城| 黔南| 运城| 博尔塔拉| 朝阳| 宜都| 广安| 三沙| 庆阳| 台南| 乌海| 温岭| 兴化| 七台河| 伊犁| 温岭| 云浮| 东海| 酒泉| 汉川| 寿光| 张家口| 梧州| 澳门澳门| 梧州| 阳春| 山西太原| 迪庆| 朔州| 项城| 博尔塔拉| 禹州| 永新| 双鸭山| 海安| 嘉善| 武威| 启东| 四平| 图木舒克| 河池| 建湖| 任丘| 定州| 齐齐哈尔| 岳阳| 大丰| 珠海| 信阳| 邳州| 普洱| 济南| 河南郑州| 博尔塔拉| 温州| 西双版纳| 莒县| 阳泉| 三明| 甘肃兰州| 公主岭| 荣成| 白山| 广西南宁| 乌兰察布| 兴化| 晋中| 商洛| 明港| 文山| 抚州| 海拉尔| 潜江| 巢湖| 扬中| 马鞍山| 亳州| 淮南| 宿州| 自贡| 鄂尔多斯| 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