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帶刀

時間:2019-09-01 17:58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 朱澤立

  成中宏以為這一次又能靠著刀把事情給辦了,結果后來所發生的是他無論如何都未曾料到的。

  成中宏是退伍軍人,今年五十出頭,長得五大三粗,他的脾氣和它的整體形象很相配,暴躁易怒,不過他還是靠著他的外貌幫他撈到了不少好處。他有著一份工作,在鎮上的林業站上班,這是一份比較閑的差事,平時也就是做做護林防火方面的宣傳。再就是抓一大把辦公室的免費茶葉,沖上滾燙的開水,端著超大號的搪瓷缸子在附近兜兜轉轉。

  成中宏當兵時因為年紀較小,不符合入伍的條件,于是他將自己的出生信息進行偽造,把出生年份改早了兩年。幾十年過去了,他發現一個問題,一個即將要面臨的問題,他即將退休。如果他能順利的將出生日期改回來,他能晚兩年再退休,這樣不僅可以多領兩年工資,而且未來退休金也可以稍稍的再高一些。既然這么想了,那就這么干吧。和往常一樣,成中宏會將自己的日本武士刀帶在身上,他稱呼這把刀為東洋刀。他辦事不想求人,不想麻煩,一把刀,一件具有殺傷性的武器,可以為他震懾住不少人。他也仗著這把刀解決過很多事情,有它在,事情解決起來一點也不麻煩,順順利利。到現在,他感覺它就是后盾,是他的信仰。

  夏天杭像往日上班一樣,把車停在鎮上森林派出所的院內,熄火,掛停車擋,關車門,鎖門一氣呵成。作為家里的獨子,父母可謂是百般呵護。大學畢業后通過公務員考試,分配到派出所工作。在這血氣方剛的年紀,夏天杭自然也是躊躇滿志,工作上心團結同事。他當然也想干出一番大事業,參加工作的這幾年也算是順風順水,沒碰到刺頭,出了情況也能順利解決,其實這里面有不少功勞屬于他的師傅老阮。只是夏天杭沒有發現而已,胸懷大志的表面下還是藏著一顆浮躁的心。

  走進一樓大廳,看見空蕩蕩的大廳里只坐著兩個人,一個是他師傅老阮,另一個是他同事小閆。他知道,其他同事都放假了,夏天杭一一打過招呼后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準備工作,這里的工作氛圍比較輕松,上班無需穿制服,辦公室里隨處可見的綠植,黑色皮質沙發和飲水機直直的立在進門口的右邊,夏天杭剛打開電腦沒多久,成中宏紅背著一個漁具包進了派出所,夏天杭抬頭乜了一眼,用不溫不火的語氣說道。

  "什么事?"

  "改身份證。"

  "這里改不了,你去縣里公安局問問。"

  成中宏愣了一下,眉頭稍蹙,調整了下站姿又問道。

  "怎么改不了,這不是派出所嗎?"

  "改身份證不在我們職務范圍內,不歸我們管!"

  "你們都是公安系統的,不可能改不了!"

  夏天杭早上的好心情就這么被破壞了,心生反感,稍稍提高了音量。

  "這是森林派出所!只管亂砍亂伐,違法狩獵,你要在這改身份證,那你是植物啊還是動物???"

  在社會行走這么長時間,還沒有人跟他成中宏這樣說過話,他沒想到在改身份證這么一件芝麻粒大的事情上竟被一個毛頭小子給頂了一下。他下意識的歪一下肩膀,漁具包的背帶便順著他的手臂滑下,接著就是漁具包撞到地上發出的一聲悶響。

  成中宏平靜地說道:"改不改?"

  夏天杭頭也沒抬,淡淡的說:"改不了。"

  "改不改!"

  成中宏突然大吼一聲,似平地驚雷,仿佛將時間都吼停止了一般,整個大廳都靜悄悄的。

  老阮見狀,起身向成中宏走來,臉上還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一指夏天杭說:

  "我是他的師傅,有問題可以慢慢說,但你這樣亂吼,是不是有點不講道理?"

  本以為迎面走來的這個看似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人會緩和一下氣氛,結果卻是綿里藏針,成中宏聞到了"警告"的味道,但他一時也摸不透對方的身份,礙于未知性,他稍稍放低了點姿態。

  "之前準備當兵的時候,把出生年月改早了兩年,現在馬上要退休了,想改回來。"

  不過成中宏說話時還是直直的盯著老阮,老阮同樣也盯著這個比他高半個頭的成中宏。

  "就是想多要兩年工資,以后退休金高一點兒?"

  人到了被別人一人洞穿的時候,他的安全感會喪失,取而代之的便是攻擊性,成中宏也是這樣。他聽完后臉上一熱,接著又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他連續眨了幾下眼,轉而蹦出一句。

  "關你屁事!"

  老阮聽到這四個字,也不慍不惱。側過身,伸出頭,看了一眼院內停車的小車,低頭淡淡一笑,爾后抬頭對成中宏說:

  "改名字,改出生日期,改地址,你都得去公安局,他們有專門的人對接做這個,開個車去公安局也方便,你說是吧。"

  "再說你都開得起汽車,又何必在乎這一兩年的工齡?"老阮接著說。

  成中宏看了老阮一會兒。老阮剛剛那一笑著實讓成中宏感到不爽,還加那么一句嘲諷!事兒沒辦成,還讓人譏笑一番,成中宏冷冷地說了一個"行",然后慢慢俯身去撿他那躺在地上的漁具包。

  小閆聽到"行"字從這個糙老漢嘴里吐出來,以為這件事情就這么結束了,輕呼一口氣,壓住自己的聲音,對夏天杭說:

  "這種人吃屎也找不對地方!"

  "算了,管他呢。"

  可能是小閆的聲音沒壓住,也可能是成中宏耳朵太尖,他彎腰的速度突然加快,一把抓住地上的漁具包甩在沙發上。拉開拉鏈,掏出東洋刀,左手握刀把,右手褪刀鞘,稍一用力,刀鞘便被他甩到很遠的地方,彈了兩下,停在那里。此時刀身還在震動,繼續轟鳴著出鞘的聲音。這是一種令人不寒而栗,尖銳且暴戾的聲音。刀身慘白明亮,它的出現似乎為大廳增添不少亮度。但這四個人好像都沒關注這些,老阮,小閆,夏天杭都愣在那里。老阮從警這么多年還沒碰到敢在派出所拔刀的人,而且還是一把攝人魂魄的東洋刀!不知是民族記憶還是東洋刀本身的威力,他久久的直直的呆在那里。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害怕啊,而此時的成中宏看到了映在刀面上的自己的眼睛,是一雙帶有驚恐的眼睛,他也害怕了,這是派出所,這是派出所??!自己曾經的使命是保衛祖國和人民,而現在拔刀相向的竟然是祖國的人民衛士!他對刀面眨了一下眼睛,回過神來,看到他們三個人都呆在那里,不知怎的,他的自信又重返心頭。成中宏一甩手,橫在面前的刀被拎在手上,然后向小閆走走去,刀尖擦著水磨石的地面,留下一條森白的痕,發出刺耳的聲響。

  原本定格的畫面突然晃動起來,這讓還在發呆的老阮驚醒,他向成中宏沖去,還未到,東洋刀已在空中劃出半圓,落在小閆的桌上。突如其來的恐懼,讓小閆下意識用手臂擋在額頭前,如果上一秒成中宏拔刀時小閆只是被震住,那么這一刻,小閆肯定是驚恐萬分。放在額頭前的手臂遲遲沒有拿下來,東洋刀也深深陷到桌子里。成中宏握住刀把向上一提,東洋刀再次被舉起,手腕一轉,他將這把刀拍著桌子上。他們三個才明白,成中宏并非想要故意傷害小閆,只是想嚇嚇他。

  小閆慢慢放下手臂,左顧右盼,然后看看手臂,看看身子,再摸摸頭,發現沒事之后才松了一口氣。就在這時,他的胃部傳來一陣鉆心的疼痛,他捂著胃一點一點倒下去,最后整個人開始在地上開始翻滾,只有他自己知道胃部的劇痛是因為驚嚇過度導致的胃部痙攣。成中宏將刀拍在桌上,說道:"我不管你們用什么方法,我今天必須……"

  成中宏還沒說完,發現自己的右手已經被夏天杭用手銬給銬住了。

  "你涉嫌……"夏天杭,打斷道。

  "我肏你媽!"

  成中宏一腳踢中夏天杭的腹部,緊接著伸出左手去彀桌上的東洋刀。當成中宏剛剛握住刀把時,他的左手被老阮用雙手壓在桌上,成中宏揮出右拳,正中老阮面門,老阮雙手一松,成中宏便雙手握住東洋刀。夏天杭從地上爬起來,向成中宏沖去,攔腰抱住成中宏。此時的老阮也沖過來,握住成中宏拿刀的雙手,準備奪刀。

  "別動!"

  "放下!"

  師徒倆不斷地吼著,而成中宏嘴里只有"啊""肏"等字眼。師徒倆一前一后都看到躺在地上不斷打滾的小閆,以為成中宏剛剛揮刀那一下已經對小閆造成傷害,于是兩人奪刀的動作更加激烈??伤麄儾恢赖氖?,派出所外已經有兩三個剛從地里回來的農民站在那里看熱鬧。

  被夏天杭緊箍住腹部的成中宏越發的使不上勁,他的雙手以及手上的東洋刀漸漸地被老阮壓下去,而此時的刀尖離夏天杭的胸口越來越近,夏天杭、卻全然不知……

  成中宏腹部一緊,發力,將老阮彈了回去。他又一次舉起東洋刀,發現有東西從刀尖上留下來,定睛一看,是血!同時從門外傳來驚呼聲:殺人啦!殺人啦!派出所外看熱鬧的那群人作鳥獸散,成中宏轉過身去,看到夏天杭雙掌壓在胸口,上身黑色棉衣已被鮮血浸透,指縫間還不斷有血洇出。夏天杭嘴巴張得大大的,卻發不出聲音。他向后退了兩步,癱在那張黑色真皮沙發上。

  滑進夏天杭心臟的刀尖此時已被血封住,而這把東洋刀也掉到地上,發出一聲脆響后便再也不叫喚。老阮沖上前去反剪成中宏的雙手,將他的左手也銬住。此時的成中宏退變成任人擺布的生物,他再也控制不了他的肢體,靠著墻滑了下去。老阮閃到夏天杭面前,夏天杭還是大張著嘴,捂著胸口,他已經死了,從他身體涌出的那些血像一層油布一樣蓋在沙發上。還蜷在地上的小閆像一尊被放倒的雕塑,看著這一切,一動也不動,他已經察覺不到胃痛了。

版權聲明
1、本文由朱澤立原創發布在我愛故事網,已支付稿費,版權歸原作者和我愛故事網所有。
2、我愛故事網(5aigushi.com)已經獲得原作者授權刊登,其他媒體及報刊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Tags: 辦公室 大廳 夏天 師傅 胸口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gushihui/155931.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河南郑州| 鞍山| 塔城| 嘉兴| 张掖| 乌兰察布| 赣州| 荆门| 常德| 乳山| 明港| 泰安| 镇江| 屯昌| 株洲| 娄底| 赵县| 醴陵| 迪庆| 滕州| 桓台| 舟山| 中山| 吐鲁番| 海北| 苍南| 新沂| 建湖| 贺州| 绍兴| 义乌| 山西太原| 汝州| 河南郑州| 蓬莱| 池州| 洛阳| 菏泽| 台北| 孝感| 鄂尔多斯| 三亚| 莆田| 温州| 邯郸| 宝鸡| 五指山| 公主岭| 临汾| 雄安新区| 湖南长沙| 寿光| 驻马店| 绵阳| 六安| 大庆| 绍兴| 哈密| 镇江| 甘肃兰州| 安顺| 黄山| 西双版纳| 上饶| 乐清| 眉山| 东台| 吉安| 盘锦| 宣城| 赣州| 邳州| 大连| 六安| 铁岭| 河池| 临海| 宜昌| 晋江| 临汾| 黑河| 南京| 亳州| 台州| 怒江| 锡林郭勒| 北海| 喀什| 临沧| 吐鲁番| 铜陵| 温岭| 白城| 莱州| 四川成都| 沭阳| 温州| 东台| 三河| 资阳| 丽江| 东海| 通辽| 河北石家庄| 晋城| 伊犁| 绥化| 桐乡| 吉安| 温岭| 渭南| 徐州| 泸州| 龙口| 阿拉善盟| 醴陵| 四川成都| 鄂州| 寿光| 屯昌| 大庆| 松原| 绵阳| 明港| 镇江| 鸡西| 内蒙古呼和浩特| 长葛| 榆林| 和县| 象山| 六安| 吉林长春| 甘肃兰州| 丹阳| 石河子| 贺州| 七台河| 菏泽| 桂林| 潜江| 南安| 渭南| 台北| 淄博| 高雄| 深圳| 锡林郭勒| 石嘴山| 景德镇| 灌南| 锡林郭勒| 义乌| 襄阳| 贵港| 诸城| 德清| 柳州| 珠海| 阜新| 常德| 朝阳| 惠东| 如东| 洛阳| 河池| 安吉| 澳门澳门| 红河| 兴安盟| 和县| 晋中| 海北| 深圳| 香港香港| 济源| 白山| 抚顺| 金坛| 佳木斯| 齐齐哈尔| 孝感| 儋州| 桐乡| 日喀则| 大连| 十堰| 雄安新区| 诸暨| 宝鸡| 赵县| 玉树| 深圳| 三门峡| 潜江| 灌南| 临夏| 神农架| 南充| 南安| 四川成都| 喀什| 东台| 桐城| 平顶山| 株洲| 绵阳| 东营| 沭阳| 乌兰察布| 阿里| 柳州| 攀枝花| 灌南| 宿州| 香港香港| 安徽合肥| 泰安| 云南昆明| 黔东南| 吉林| 延边| 绥化| 台中| 固原| 河源| 贵州贵阳| 唐山| 曲靖| 日照| 山西太原| 桐乡| 崇左| 崇左| 黄冈| 怒江| 铁岭| 漯河| 溧阳| 山南| 海丰| 运城| 长兴| 崇左| 孝感| 和县| 宜春| 随州| 鹤壁| 铜川| 宜昌| 晋江| 汕尾| 深圳| 庄河| 和县| 铜仁| 甘孜| 常州| 九江| 辽宁沈阳| 蚌埠| 齐齐哈尔| 崇左| 吴忠| 安岳| 曹县| 抚顺| 威海| 灵宝| 阜新| 甘肃兰州| 乐平| 垦利| 温岭| 牡丹江| 南通| 靖江| 余姚| 鞍山| 白银| 昆山| 梧州| 昌吉| 果洛| 榆林| 孝感| 山东青岛| 白银| 姜堰| 陕西西安| 海丰| 双鸭山| 慈溪| 克拉玛依| 临海| 霍邱| 临沧| 巴音郭楞| 淮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