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二三瑣碎事

時間:2019-09-01 17:42來源:我愛故事網 作者: 老四

  "大伯抽煙???"

  這個叛逆少年給一個形象邋遢的男人撞上了。

  我偷偷瞧了他一眼,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他咧著嘴過來接了煙。

  "火…火…"這人像是有些口齒不清。

  我心里安定,看起來他應該不會到處告狀就像我那啰哩吧嗦的禿頂初中班主任一樣了。

  我從褲子兜里摸出了打火機殷勤給他點上,試探問他:"大伯,你一個人來山上逛啥呢?"

  我看他美美的抽了一大口,然后煙霧一點點從胡子里鉆出來,他又猛的回了進去,像吸面條一樣囫圇吃下去,之后一點煙霧也沒出來。

  我看呆了,再瞧他手上的煙,還剩半根。我試著模仿他,這煙怎么也吃不回去,而且一不小心就嗆著了。

  "哇!厲害啊大伯,你能不能教我???"當時我真是兩眼放光,學會這一招以后牛就有的吹了。

  "???我爸爸媽媽都死了。"他很高興的說了一句。

  當時我以為我聽錯了,我問他?

  "我爸爸媽媽都被火燒死了。"他說。

  那時候我十二歲,躲在鄉里山上抽煙,第一次見他。

  1.

  小城市里的父母應該比大城市的父母都焦慮一些吧。他們想方設法把孩子丟到好學校去讀書。成績不好就是學校和老師的問題,家境不錯的就不斷換學校,條件不好的撈起棍子就打。我家里就一般吧,偶爾挨挨打,日子也算過的去。

  這次又過年了,回了老家吃團圓飯的桌子上是最煎熬的時刻,但是想著待會就能去放鞭炮,玩玩具槍心里也能舒坦很多了。

  "你看看XXX,你在人家家里住,和他一起讀書,成績怎么也拍馬都趕不上呢?我看你就是這小指頭尖尖尖尖尖一點都趕不上。"老爸每年都是俗話,罵人也總是這一兩句,但是總念叨也是會煩啊。我只管扒飯,絲毫不懼。

  大人也要面子的,看我這不理,他是越想越生氣,罵罵咧咧轉身抽出了竹條作勢要打:"??!你這小逼崽子臉皮厚的跟嘛個似的,欠老子管!"

  周圍的三叔六嬸趕緊拉架,說什么:"哎呀小X啊,不管怎么樣,過年也別打孩子啊。""是??!多抓抓學習嘛,平時總不見人,成績不好就要打,哪有這樣管孩子的?"

  "……"

  "你自己什么樣,憑什么打你兒子?"我的好媽媽惹惱了我父親。

  當時我瞧他整個臉忽然就燒紅了,咯噔一下,我心想這回完蛋了。

  那天晚上關著門把我的背都給抽爛了,父親總算情緒平復了下來,讓我自己反思一下就走了。然后大過年的這會兒誰還有心情去放什么狗屁鞭炮?

  我摸了摸后背嘆了口氣,滿手都是血,抽一下兩下疼,抽多了就麻麻的,習慣就好了。

  老媽躲窗戶旁看了半天,這會總算眼淚汪汪跑進來關心兒子一兩句。

  等明天還不是該忙活忙活,該打牌打牌的?趕緊打發她走,現在只想抽煙,那時候我早就明白,為什么男人一般完事了都會來上一兩口釋放釋放壓力。

  這棟小樓旁邊就是歡聲笑語,嬉鬧打牌聲,電視聲,我父親還在罵罵咧咧。

  我要躲著他們。

  老家品字型的屋子中間有一條小巷,雖然現在黑咕隆咚的讓人害怕,但是別人也看不見我。我慢慢摸進去,那里有一個凹進去的門,很久以前就鎖上了,門口臺階上可以坐著休息。

  不一會就到了,里面有一個煙頭的火光在閃,"同道中人???"以為是村里的小伙伴也在這里貓著,我點燃火機,原來是去年山上遇到的那個大伯,我沖他咧了咧嘴,算是禮貌問候過了。

  點上煙,心神一下放松下來,舒服的往墻上靠,卻痛的我反射悶哼一聲。這大伯不知道哪里摸出了半截蠟燭點了放在墩子上,這會亮堂多了。

  他還是上次那個衣服,也許是新衣服,反正都臟兮兮的,還好抽煙的人身上只有煙味,沒有其他怪味,我也不至于反感。

  "大伯,你怎么不回家里去過年???"得了,我問了個蠢問題,上次人家都說自己爸媽都死了。

  "煙。"他笑嘻嘻伸了只手過來。我散只煙給他,他立馬把都快燒手上的旱煙屁股丟地上,然后美滋滋的叼著香煙從袋子里掏出了一把煙絲還有全新的紙給我。

  "我姑姑買的,5塊錢一斤呢~"

  我這還25一包呢?我瞧著他得意的樣。

  我試著卷好,然后用口水封上口子,先烤一下周圍,再點燃后小心翼翼的吸上一口,火辣辣的,口味太重,抽不習慣,就給丟地上了。他"啊"了一聲撿起來,然后踩熄收好,接著點起我給他的香煙,示意我抽這個,"這個好抽,這個好抽。"他的表情很認真,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模樣,我心里莫名愧疚起來。

  "大伯,你這個時候也不回家???"我一字一句慢慢問他。

  我發現我說話語速一旦快,他就答非所問了,可能是耳朵不好使吧。

  "家里有客,不準回去。"他駕著腿一抖一抖的,看起來這個煙確實還不錯。

  我有些戚戚然,看他煙又抽的差不多了,再發了一只給他。

  "來,我給你點上。"我不能彎腰,他也自覺探過身來。

  我看他一手撐著地面,一手扶著煙把,皺著眉頭直勾勾盯著我的手,黝黑的皮膚泛著紅色的火光,他的胡子好像比去年看到的時候更長了。

  "大伯,你家在哪?"連續抽兩根煙我也不想抽了,不論待會家里人如果看不到我,是否會到處找我。我那親奶奶那個大嗓門一開我的小名就得在村里通告一次,真是想想都害怕。

  他拍拍屁股起身走出來,指著前面說:"我回去了,我回去了。"

  我看那邊,比我過來的時候少開了一盞燈,客人應該是走了吧?

  "大伯,煙給你。"我把剩下的煙給他,"我還有。"我告訴他。反正是貪污壓歲錢買的,味道不對我口味,也是過年才會買這個煙,不怎么心疼。

  他接過煙掉頭就走,我還準備和他擺擺手寒暄幾句,看來是我自作多情罷了。

  2.

  對于我這種飽讀《孫子兵法》《三國演義》《水滸傳》,還有各種國內國外雜史正史,對于起義,打仗格外推崇的叛逆少年來說,除了語文歷史課其他提不起我任何興趣。當然,成績的敗壞也有其他原因,但是我忘了~

  書讀的多也有好處壞處。好處就是自我感覺良好,天不怕地不怕,壞處也是自我感覺良好,沒事瞎嘚瑟。

  "鐵門啊鐵窗啊鐵鎖鏈,手扶鐵窗我望外邊,外邊地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這首歌那時候挺流行,人人都會來兩句。這一天天和班上后排同學瞎

  吹牛,困了累了就睡覺打呼嚕,感覺日子過得格外的快,一眨眼暑假到了。

  長假依然是獨自一人下鄉,只是越長大越對鄉村越有種厭惡感。

  先不說一路上搖搖晃晃還有一股怪味的汽車,車上的人也是大多鐵青臉正襟危坐著,不像現在全都低頭玩手機,看不到他們的表情,自己也不會胡思亂想。就說到了這個馬路邊就是集市的鎮子上了,小飯店,殺豬的,賣菜的,還有商販停著雞籠豬籠……踩著菜葉一路"嘰噶"作響都比他們的吆喝聲要悅耳些。穿過了氣味難聞的集市,還得走六公里"黑泥路".前些年老板們靠煤礦發財的時候,這路上來來往往都是煤車,車子圧實了泥巴,偶爾撒的煤把路染了色,更小的時候陪大些的孩子專門跟在車后面撿煤炭,一天也能換幾十塊錢。這路上走的舒服,鳥語花香的,周圍都是稻田。偶爾肚子餓了,去別人家說句些討巧話也能"討"個香瓜吃。有時候會有野狗從林子里鉆出來嚇人,但是蹲下來假裝丟石頭可以把它嚇跑,嚇不跑的只能自己跑了。

  一路走走停停,太陽都快下山了,總算到了爺爺奶奶家。

  他們在巷子里等我,然后把老早就準備好了的吃食拿出來哄我:"哎呀,寶貝孫子來咯!"

  吃完后心滿意足的提個桶去井邊洗澡。熱天的時候有很多小孩子來這里玩水。脫的光溜溜的一桶接著一桶從頭頂往身下倒,有時候還能掏到別人漏在井里的西瓜(熟一點的會沉在水中間,外面看不到,而且不好撈,等到壞了,就會浮上來)。洗完澡后打著赤腳就得小心了,走廊上滿是新鮮的"湯泥雞屎",一不小心就得中招,而且有粘性(洗不掉),扣下來也得惡心半天。

  爺爺燒柴,奶奶做飯。電視里放著循環洗腦的《還珠格格》。調了幾個臺,還能搜到內蒙古,呼和浩特那邊,嘰里呱啦一句也聽不懂。放下遙控器走出門,正巧碰到隔壁那個比我大幾個月的"叔叔",實在有些難以啟齒,但是他老是拿這個調笑我并且樂此不疲。既然見到了也得打個招呼不是?

  "嘿。"我說。

  "哎呀,城市男孩回來啦?好久不見,抽煙不?"他嘻嘻笑道。"沒事,你爸媽沒在,沒啥人看到的。"他看我左顧右盼一言中地。

  我正接過他的煙,就聽見他沖那邊叫著:"誒?傻子過來!發煙給你吃。"他又轉頭笑著跟我說:"你沒回來幾次應該不認識他,你看我逗他玩。"

  "傻子"屁顛屁顛跑了過來問他要煙。這么熱的天還是上次見他時穿的棉衣棉褲,但坦胸露腹估計也還涼快吧。

  "不要碰煙盒!沒看到我發了根煙在手上嘛?""嘿"把煙盒收了起來,把抽出來的煙給"傻子".

  "來,我給你點煙。"他笑嘻嘻的掏出打火機,然后示意我注意看。

  "哎呀不用啦不用啦,我有火,我有火。"他也笑嘻嘻拒絕。

  "不給我面子咯?我給你點嘛,來來。"

  "嘿"假裝生氣,"傻子"只好撅著嘴含著煙,也是全神貫注盯著他的動作,和當時我給他點煙如出一轍。

  "風大要用手捂著,然后用力吸,要不點不著的。""嘿"告訴他。

  他試著這樣,但是沒料到"嘿"忽然調高了火度,"砰"的火光從他的手縫中綻了出來,不光是他,連我都嚇了一跳。

  "把我這里燒著啦!"他趕緊拍打胡子上的火:"你這個人!"

  看"傻子"逃走,"嘿"在一旁哈哈大笑,我卻怎么也笑不出來。

  "人家都這樣了你還逗他玩?"我說。

  "嘿"訕笑了幾聲,然后一本正經的咳了幾下,他一旦心虛就會這樣。

  "來吧,原諒我,我給你點煙。"他說。

  "你是認真的話,手就別放調火的上面。"我有些無奈。

  他只能把火調小,老老實實一只手給我點了。

  "他是怎么回事?是天生的嗎?"我問他。

  "你爸應該認識他,是一輩的。"他抽了口煙。

Tags: 火墻 打火機 初中 班主任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gushihui/15592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平顶山| 吐鲁番| 百色| 池州| 甘肃兰州| 德清| 山西太原| 清徐| 清远| 台湾台湾| 滨州| 鹤壁| 吐鲁番| 宣城| 昆山| 宝应县| 衢州| 唐山| 和田| 阿勒泰| 乌海| 白城| 廊坊| 阳泉| 惠州| 龙口| 平顶山| 辽源| 台州| 益阳| 潮州| 海丰| 河源| 嘉峪关| 霍邱| 自贡| 延边| 莆田| 海拉尔| 榆林| 威海| 大连| 衡水| 诸暨| 潮州| 抚顺| 延安| 霍邱| 伊春| 莱州| 乳山| 池州| 长垣| 保定| 三明| 大连| 莱芜| 章丘| 遂宁| 舟山| 吉安| 日喀则| 清远| 泉州| 灌南| 泉州| 玉环| 枣阳| 通化| 延安| 黔西南| 项城| 仙桃| 甘肃兰州| 汕头| 锦州| 乐平| 黑河| 常州| 眉山| 甘肃兰州| 邳州| 荆门| 黑河| 仁怀| 沭阳| 赤峰| 象山| 信阳| 台湾台湾| 哈密| 鹤壁| 邹城| 丽江| 海西| 邹城| 江西南昌| 云浮| 安顺| 廊坊| 定州| 澳门澳门| 伊春| 安吉| 新沂| 北海| 日照| 西双版纳| 桓台| 东台| 鹤壁| 杞县| 徐州| 济南| 广安| 南平| 张家口| 天长| 潜江| 乌兰察布| 图木舒克| 黄山| 浙江杭州| 吉林长春| 濮阳| 河南郑州| 澳门澳门| 鸡西| 阿拉尔| 黄南| 衡水| 芜湖| 宁波| 海西| 香港香港| 三亚| 延安| 本溪| 凉山| 佛山| 日土| 鞍山| 甘南| 莱芜| 毕节| 毕节| 铜陵| 咸阳| 玉林| 丽江| 通辽| 广汉| 大庆| 自贡| 伊犁| 德阳| 徐州| 平凉| 承德| 晋城| 玉树| 长兴| 曲靖| 张北| 如皋| 白沙| 赤峰| 德阳| 新疆乌鲁木齐| 佳木斯| 楚雄| 鄢陵| 阿里| 中卫| 西藏拉萨| 鞍山| 黄石| 吐鲁番| 三河| 辽源| 台北| 陇南| 龙口| 如东| 驻马店| 通辽| 天长| 博罗| 青海西宁| 博尔塔拉| 屯昌| 肇庆| 鹤岗| 湖州| 驻马店| 安阳| 汉川| 廊坊| 潍坊| 东莞| 沛县| 临海| 黄冈| 绍兴| 眉山| 云南昆明| 吉林| 项城| 公主岭| 大庆| 南安| 忻州| 宁波| 库尔勒| 博罗| 丹东| 聊城| 五家渠| 鄂州| 宣城| 北海| 丹阳| 余姚| 河南郑州| 宿州| 三明| 海拉尔| 咸宁| 阿勒泰| 六盘水| 内江| 烟台| 台湾台湾| 东台| 遂宁| 内江| 晋江| 沧州| 阿克苏| 大连| 定西| 黑河| 凉山| 德宏| 安顺| 桂林| 东方| 象山| 丹阳| 大兴安岭| 任丘| 山西太原| 永新| 高密| 和田| 宝鸡| 淮安| 常州| 滕州| 包头| 衡阳| 吐鲁番| 淮安| 泉州| 绥化| 邯郸| 辽源| 天门| 盐城| 林芝| 玉树| 安庆| 海南| 象山| 台北| 荆门| 朝阳| 金华| 基隆| 新沂| 涿州| 武威| 雄安新区| 商洛| 自贡| 汉中| 漳州| 鄂州| 安徽合肥| 正定| 通辽| 宁夏银川| 那曲| 台湾台湾| 义乌| 乌海| 惠州| 海宁| 沭阳| 黔西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