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故事會 > 

考試日

時間:2019-06-12 15:29來源:故事會 作者: 佚名

  這天是男孩迪基12歲的生日,早餐時,他的父母第一次和他提起了“考試”的事。

  父母說起這次考試時,顯得顧慮重重,母親眼里甚至有淚花閃現。迪基好奇地問:“什么考試?”

  母親盡量若無其事地說:“就是政府對12歲兒童的智力測驗。你下周要去考試,用不著擔心。”

  迪基問:“你是說像學校里的那種考試嗎?”

  父親說:“有點像?,F在別去想它了,去看你的連環畫吧。”

  迪基悶悶不樂地站起來,走到客廳的一角。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打算過得快快活活的,可父母臉上的愁容卻破壞了他的心情,這讓他既不解又有些緊張。

  迪基無聊地逛到窗前,看著窗外的雨景,他問父親:“為什么今天一定要下雨?明天下,不行嗎?”

  父親正躺在安樂椅上看政府辦的報紙,他心情煩躁,把報紙翻得嚓嚓響,回答說:“天想下雨就下唄,雨水使草兒生長嘛。”

  迪基追問:“爸爸,雨水為什么會使草兒生長?”

  “它就是能使草兒生長嘛。”

  迪基皺著眉頭說:“那么,是什么使草兒變綠的?”

  “誰也不知道!”父親打斷他的話,又馬上對自己的粗暴感到后悔。迪基從很小的時候起就喜歡問各種奇怪的問題,問的時候眼里還閃著機靈的光。很多問題父親都答不上來,但他喜歡和孩子這樣聊天。

  這時,迪基又問:“爸爸,太陽離我們多遠?”

  父親想了想,說:“嗯,5000英里左右。”

  一周很快過去,這天是迪基參加考試的日子了。坐在早餐桌前,迪基又在母親的眼睛里看到了淚花。父親故作輕松地說:“別擔心,每天都有成千上萬個孩子參加這種考試。政府想知道你機靈到什么程度,就是這么回事。到時候,他們會讓你喝一種飲料,然后讓你走進一個房間,里面有一種機器……”

  迪基問:“喝什么飲料?”

  “沒什么,那玩意兒味道像薄荷,給你喝下去是想要你回答問題時不說假話。政府并不認為你會說謊,不過喝了這種東西更保險。”

  迪基的臉上流露出困惑不解的神情,他望著母親,母親勉強擠出微笑,說:“一切都會順利的。”

  “當然,一切都會順利。”父親表示同意,“迪基,你是乖孩子,你會順利通過的。到時候,我們就回家慶祝一番。”

  迪基和父親比規定的時間提前15分鐘來到了政府的教育大廈,考試就在這里進行。

  父子倆來到4樓,404號房間前面,一張光潔閃亮的辦公桌前坐著一個年輕人,他手拿一塊夾板,查對了姓名后,就讓迪基和父親走進房間里去。

  這房間冷冰冰的,一股官場氣息。房間里已經有幾對父子了。一位薄嘴唇、短頭發的女人正在分發要填寫的表。父親把表填好,還給辦事員,然后告訴迪基說:“不會等很久的,他們一叫你的名字,你就筆直從房間那頭的門走過去。”他把那扇門指給迪基看。

  這時,喇叭里叫出了第一個名字。迪基看到一個男孩不情愿地離開父親,慢吞吞地走向那扇門。

  11點10分,喇叭喊了迪基的名字。

  “祝你運氣好,我的孩子。”父親說話的時候眼睛不敢望著迪基,“考試過后,我會來接你的。”

  迪基走向那扇門,轉動球形把手。里面的房間陰沉沉的,一個穿灰色制服的工作人員和氣地說:“坐下。你叫迪基·喬丹吧?”

  “是的,先生。”

  “你的編號是600-115。把這喝下去,迪基。”

  工作人員從桌上拿起一個塑料杯,遞給迪基。杯里的液體像乳脂一樣稠,只稍微有一點父親說過的薄荷味。迪基一下子喝光,將空杯子遞回去。

  迪基不出聲地坐著,那個工作人員忙著寫什么,然后看看表,站起來緊挨著迪基的臉,取下夾在上衣口袋里的一支筆一樣的東西,將一線微光射進迪基的眼睛里,然后他說:“好了,藥開始起效了,跟我來,迪基。”

  工作人員把迪基領到房間的另一端,那兒有一把孤零零的椅子,擺在一臺巨大的計算機前面??恳巫幼筮叿鍪稚戏胖恢畸溈孙L,迪基坐下來的時候,發現麥克風的尖頭恰好就在自己的嘴邊。

  工作人員說:“別緊張,迪基?,F在你要一個人留在這兒,計算機會問你一些問題,你得好好想想,對著麥克風答出來。”

  迪基點點頭,工作人員輕輕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計算機的燈光亮了,機器呼呼響起來,一個聲音說:“補完這一串數字:1、4、7、10……”

  迪基考試的時候,他的父母一直在家中的客廳里等著。下午4點,電話鈴響起,母親想去搶著接電話,但她的丈夫捷足先登。

  電話里的聲音急促尖刻,官腔十足:“是喬丹先生嗎?”

  “是,是我。”

  “我是教育部,你的兒子迪基·喬丹,編號600-115,已經完成政府的考試。我遺憾地通知你,根據‘新法典第5章第84條,他的智力商數已超過政府規定。”

  在房間另一頭的母親聽不到電話里的聲音,但她看到了丈夫臉上的表情,立刻就放聲大哭起來。

  電話那頭的聲音繼續說著:“你可以在電話里挑選,隨你便,是由政府收埋他的尸體呢,還是你私下安葬?政府收埋,收費十元。”

Tags: 考試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gushihui/155877.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江门| 东方| 鹤壁| 佛山| 德阳| 铜川| 濮阳| 塔城| 永州| 佛山| 萍乡| 沛县| 陵水| 资阳| 东阳| 海北| 山南| 顺德| 神木| 铜仁| 山西太原| 浙江杭州| 亳州| 乌海| 晋城| 五家渠| 宜昌| 昆山| 杞县| 清徐| 湖州| 双鸭山| 阳春| 启东| 三明| 随州| 芜湖| 汕尾| 燕郊| 泰安| 盐城| 荣成| 琼海| 曲靖| 济南| 庆阳| 万宁| 喀什| 牡丹江| 永康| 漳州| 崇左| 泰州| 亳州| 三沙| 阿拉尔| 黑龙江哈尔滨| 儋州| 神农架| 蚌埠| 黄石| 绵阳| 宁国| 包头| 南阳| 乐平| 包头| 明港| 台州| 长兴| 泗阳| 遵义| 新沂| 南充| 青海西宁| 绵阳| 驻马店| 本溪| 安康| 安吉| 台北| 鸡西| 盘锦| 娄底| 昆山| 洛阳| 广安| 铜仁| 台州| 巴中| 龙口| 内江| 曲靖| 河池| 台北| 嘉峪关| 迪庆| 黔西南| 广汉| 东海| 乳山| 伊犁| 项城| 包头| 通化| 鞍山| 河池| 鄂州| 石嘴山| 滨州| 双鸭山| 澄迈| 平凉| 莱州| 台中| 库尔勒| 十堰| 慈溪| 沭阳| 张掖| 柳州| 攀枝花| 孝感| 顺德| 延边| 常德| 日照| 宝鸡| 吴忠| 中卫| 海拉尔| 保亭| 神农架| 黄石| 新乡| 鄂州| 海南| 江苏苏州| 普洱| 铁岭| 岳阳| 昆山| 吉林长春| 沛县| 海宁| 通辽| 沧州| 九江| 牡丹江| 张家口| 延安| 五指山| 芜湖| 基隆| 巢湖| 临海| 大丰| 茂名| 内江| 济南| 柳州| 库尔勒| 怒江| 南通| 驻马店| 池州| 垦利| 石狮| 汕尾| 广州| 安顺| 安阳| 济源| 台南| 无锡| 抚顺| 三明| 萍乡| 靖江| 伊犁| 乌兰察布| 甘南| 云南昆明| 神农架| 乐山| 驻马店| 毕节| 阿里| 永康| 阳春| 汉川| 澄迈| 常德| 泰州| 益阳| 海拉尔| 瑞安| 邵阳| 汉中| 新余| 哈密| 池州| 伊春| 沛县| 仁怀| 贵州贵阳| 台湾台湾| 淮南| 大理| 衡水| 泰安| 阿拉善盟| 湘西| 黔西南| 万宁| 海北| 海宁| 新泰| 济宁| 张掖| 郴州| 咸宁| 通辽| 仙桃| 芜湖| 邹平| 张北| 那曲| 慈溪| 香港香港| 靖江| 章丘| 镇江| 克拉玛依| 四平| 沧州| 六盘水| 宝鸡| 乐山| 龙岩| 陵水| 黄冈| 临沧| 来宾| 龙口| 汉中| 惠东| 明港| 鹤壁| 文昌| 高雄| 绥化| 铜陵| 唐山| 临猗| 高雄| 西双版纳| 大庆| 德阳| 吕梁| 济南| 宜宾| 无锡| 沧州| 包头| 黔西南| 哈密| 万宁| 台北| 滁州| 荆州| 鄂州| 辽源| 保亭| 昌吉| 湘西| 阿拉尔| 丽水| 公主岭| 章丘| 文昌| 吉林| 仁怀| 如东| 吉安| 绵阳| 吕梁| 瓦房店| 衢州| 漳州| 德清| 黄石| 永州| 山南| 儋州| 百色| 内蒙古呼和浩特| 黄南| 宁夏银川| 河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