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走夜路遇鬼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小王家離縣城比較遠,他是在縣城里的一家工廠里面上班,那天早班八點,他每周一早晨都是四點多起床,騎一小時左右的自行車,到廠里面的宿舍后再睡會兒然后就吃點早點去上班了。他來的半路上是要經過一個村子的,那村子是靠做鞭炮富起來的,但是最近由于是小作坊違規操作所以經常出事故死人,因此在離這個村子不遠的地方就是一片墳地,這下出事離墳地近也方便,按理說這么危險人家都不想干,但是卻恰恰相反,這村子里的人還是不肯就此罷手。

  那天天氣還不錯,出著大太陽,即使冬天天氣比較冷,但是那天是陰歷的二十幾,夜里還是有月光的。于是小王還是跟往常一樣四點就起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騎著自行車出門去了。這一路上他騎得飛快,不一會就到了到廠里,想著好能多休息會兒。騎著騎著不一會兒就來到了那個做鞭炮的村子邊,這時候在車子的前面出現了一個人,朝著騎車的小王就走了過來,小王借著月光看上去似乎是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不一會就走到了小王的跟前,對小王說“大哥,大哥,能帶我一段嗎?”夜里沒有人所以很靜,這句話雖然說得聲音不大,但是他還是聽得比較清楚的,就是個女人的聲音,他這時也注意了一下,那個人是有影子的,想著鬼是沒有影子的,于是心里就想沒事兒不用怕了,這個女人應該是人。于是小楊就問:“你這時要去哪兒啊?”那個女人就說:“我就到前邊。”小王心想:前邊那個村子也不遠,反正是順路,一個女人家家的大晚上也不安全于是就決定帶她一段吧。于是那個女人就坐在了小王自行車的后座上。小王也不多問,女人也不說話,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可是小王覺得這個女人怎么這么輕呢?就好像空氣一樣,看著模樣多少有六十公斤啊,當小王騎車到那片挺大的墳地的時候,那女人突然說話啦:“大哥,謝謝你啊,你停下吧!我到了。”小王這時候心中一驚心想這里是墳地啊,她說他到了!難道是鬼?想著嚇的連頭也不敢回了,頓時就覺得頭皮發炸??墒切⊥踹€是硬著頭皮說到:哦,你到了。趕緊停車,他也強裝鎮靜。大依然不敢回頭大哥,大哥,能帶我一段嗎?夜里“哦,你到了啊,那就就走了啊。”說完就趕緊停車,他也是強裝鎮靜的其實心里早就嚇的炸開了鍋。小王依然不敢回頭,心想剛才看著明明是有影子的啊(因為有月光,他能看到女人的影子)難道鬼也是有影子的嗎?那女人還向小王道了聲謝,然后就徑直走向墳地啦!

  這時,小王趕快蹬起自行車,使出渾身的力氣加速的往前猛騎,這時候他是什么也不顧了,只想快點逃離這個地方。但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就他在騎出去二三十米遠以后,小王還是忍不住回頭向墳地那邊看了過去,這一看把小王可嚇壞了,只見墳地那里哪還有人啊!空蕩蕩的。四周都是土堆,黑漆漆的,但是因為有月光小王看到非常清楚,那里沒有人只有一座新墳和一個新的幡兒(類似花圈的東西)在月光底下飄啊飄的,就像一個穿白衣服的女人在跟自己招手。

  這是他才猛然想起,就在頭幾天路過那個村子的時候看見正在辦喪事,好像是剛死了個女人,就是在自己家的做鞭炮的時候不小心在作坊里被炸死了。當時聽人家說整個人都炸的東一塊西一塊的,滿地的血啊,那場面小王想著心里就直突突。想到這里小王就再也不敢多想了,就一路猛蹬著自行車,氣喘吁吁的到了廠里直奔宿舍,到了宿舍就一頭栽倒在了床上,一直到上工點,廠子里的班長看他還沒到,以為是遲到了,可是到了中午也沒見到人,以為又在睡懶覺,于是就派人去宿舍找他。一群人到了宿舍掀開小王的被子一看,小王正在那兒翻著白眼,口吐白沫的抽搐呢!于是班長趕快叫了救護車,把它送到了醫院。大家伙心想這好好的一個大小伙子怎么變這樣了呢?

  很快就把小王送到了醫院里面,經過檢查醫生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說他各項指標都是正常的,而且身體還很強壯,于是大家感覺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的簡單,班長就去找個人去找個懂行的人來看看。后來有懂這方面的老人來了,一看小王這模樣就告訴他家里人,小王恐怕是遇到不干凈的東西了,家里人就急忙的幫他找了個師傅來看。那個師傅看過之后,說是有東西跟在他后面,似乎是一個女人,于是就給了他一道符,吩咐著讓他貼在床頭,又在他家里和廠里的宿舍相繼做了法事之后,來到小王經常路過的那個村子里,四處的打聽一邊才知道前段時間村里剛死了一個女人,就埋在小王經常騎車子經過的那片墳地里面。于是那個師傅就帶著小王的家人來到了那個墳地,看著那個新起的墳,那個師傅二話不說就把一只公雞殺死然后把血潑到那個墳頭上,對著墳頭說:“他和你無冤無仇的,你是自己炸死的,你來找他干嘛?要是再不識好歹我就連你墳頭都給掀了,讓你沒地方去。”要說這個師傅也是夠狠的啊,這一頓嚇唬,果然,就在這個師傅說完之后,小王突然渾身抽搐了一會,就虛弱的睜開眼睛對那個師傅說:“那個女人走了,他還跟我說以后不會再害人了,她求你放過她。”那個師傅這時候才罷休。

  后來這個小王在家里整整的躺了一個月才漸漸恢復,打那以后他就不再四點去廠里了,寧愿繞路走也不愿意再走那條路了。不管什么原因,不管晚上什么事,他是再也不敢一個人走夜路了……

Tags: 夜路 遇鬼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guigushi/154444.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淮安| 瑞安| 曹县| 白城| 海南海口| 咸阳| 保定| 海门| 阳泉| 汕头| 六安| 四川成都| 宁夏银川| 马鞍山| 阿拉善盟| 新疆乌鲁木齐| 滕州| 滁州| 林芝| 贵港| 东营| 百色| 阳春| 海门| 娄底| 漳州| 保亭| 深圳| 青海西宁| 博罗| 枣阳| 江门| 乐清| 遵义| 遂宁| 徐州| 咸宁| 湖南长沙| 雅安| 沧州| 山南| 南通| 鄂尔多斯| 白银| 淮南| 大庆| 巴彦淖尔市| 黄石| 淮北| 宣城| 苍南| 黄石| 鹰潭| 广西南宁| 赣州| 甘肃兰州| 芜湖| 辽阳| 酒泉| 徐州| 琼中| 图木舒克| 东方| 乐山| 海拉尔| 喀什| 江西南昌| 赣州| 秦皇岛| 鄂尔多斯| 武安| 海东| 慈溪| 邵阳| 云南昆明| 广元| 霍邱| 庆阳| 东台| 巴彦淖尔市| 长治| 赣州| 龙岩| 象山| 忻州| 海丰| 台州| 防城港| 邹平| 松原| 顺德| 金坛| 吕梁| 黄南| 盐城| 忻州| 甘肃兰州| 改则| 河北石家庄| 白银| 柳州| 泉州| 甘南| 浙江杭州| 牡丹江| 怒江| 榆林| 海西| 西双版纳| 黄冈| 涿州| 德阳| 渭南| 枣阳| 海东| 丹东| 崇左| 牡丹江| 海门| 莱州| 基隆| 屯昌| 大同| 佳木斯| 安庆| 海东| 仙桃| 泉州| 云南昆明| 咸阳| 安顺| 邹平| 东莞| 珠海| 蓬莱| 甘南| 贵港| 厦门| 徐州| 武威| 南充| 临汾| 柳州| 潜江| 镇江| 茂名| 松原| 安吉| 松原| 台北| 黔西南| 白银| 西双版纳| 滕州| 九江| 阿勒泰| 赣州| 柳州| 昆山| 保定| 资阳| 日喀则| 西双版纳| 甘肃兰州| 大庆| 包头| 三门峡| 厦门| 张家口| 黄南| 中山| 临猗| 开封| 广汉| 保定| 福建福州| 安阳| 姜堰| 福建福州| 澳门澳门| 济源| 高雄| 石狮| 南通| 南安| 天长| 承德| 山西太原| 济宁| 澳门澳门| 韶关| 铜陵| 泰安| 连云港| 广安| 瓦房店| 高雄| 三河| 宜昌| 神木| 汕头| 萍乡| 伊春| 达州| 临海| 曲靖| 运城| 山南| 神木| 黔东南| 杞县| 台南| 武夷山| 湖北武汉| 林芝| 明港| 顺德| 肇庆| 延安| 安康| 铁岭| 洛阳| 邵阳| 库尔勒| 桂林| 克拉玛依| 潍坊| 湖南长沙| 临海| 厦门| 庆阳| 石嘴山| 克孜勒苏| 深圳| 仁寿| 咸阳| 黔南| 自贡| 金昌| 保定| 云浮| 河南郑州| 琼海| 临海| 西双版纳| 宣城| 石狮| 黑龙江哈尔滨| 广饶| 莆田| 和田| 烟台| 海拉尔| 五家渠| 霍邱| 三亚| 阿勒泰| 迁安市| 克孜勒苏| 宁夏银川| 柳州| 绵阳| 北海| 武夷山| 锡林郭勒| 台北| 广汉| 赵县| 儋州| 唐山| 高雄| 黔南| 河北石家庄| 四平| 防城港| 汝州| 崇左| 北海| 宁波| 垦利| 昌吉| 焦作| 海门| 库尔勒| 鸡西| 邵阳| 台北| 迪庆| 汕头| 临海| 扬中| 石狮| 大丰| 锡林郭勒| 龙岩| 九江| 宜昌| 清远| 普洱| 临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