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鬼故事 > 

被鬼追的經歷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我來到這個城市已經20年了,作為一個北漂我在這個城市里無依無靠的,除了我的事業其他的就沒了,經過20年的打拼,如今我已經是一個身家上億的成功人士了,其實夢想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實現的,曾經最落魄的時候我也自殺過,但是最近臨死的一瞬間我還是決定活下來?,F在的我坐在監獄里,并不是警察多厲害,在我看來以我的聰明才智那些警察是找不出證據的,所以是我自己自首的,那天我開車撞了人,這一切的一切都得從那個雨夜說起。

  作為一個企業的老板,我每天都有很多應酬,俗話說越有錢越珍惜,這話一點不假,我有現在的成就是我奮斗了二十年的結果,所以我不允許任何人去干擾我的事業。這天晚上下著大雨,我醉醺醺的開著我的寶馬車奔馳在公路上,突然,我看到一個男人猛地沖出馬路,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人已經被我撞翻在地上了??粗厣系难E我感覺那個人已經不行了,這時候我的酒也已經醒了,我趕緊走出車門去看看這個人是否已經死了,我伸手把那個人拉了起來,嘆了探鼻息,還有氣,就在我打算撥打醫院的電話叫救護車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這個人死的醫院里或者沒死我會被媒體披露的,而且我還是酒駕啊。也許就是這一念之差把我20年的奮斗毀于一旦。想到這里我靈機一閃,匆忙的把那個人抱起來放到了副駕駛的位置,然后迅速的開著車離開了這個事發地,看著我身邊這個還有氣息的人,我真是恨透了這個人,為什么要撞我的車?到家之后我把車停到車庫,正準備把那個人抬下來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個辦法,如果我偽造一場車禍怎么樣?于是我就把那個人放到了我的車庫里面,看著那個人的手在往外留著血,我似乎感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也許我這個人心里的陰暗面此時已經顯露了出來,就這么我看著那個本來還可以救活的人,就這么一滴一滴的留著血,就這樣我在車庫里坐了一夜。

  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看到滿地的鮮血,還有那個血已經流盡的男人,我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于是我冷靜的回到屋子里,把衣服換了下來,把車子前前后后的打掃了一邊,有把車子上的痕跡徹底的清掃一遍,看著滿地的血跡我就用生石灰把它們腐蝕了,最后我帶著手套把那個已經變成尸體的男人拖進一輛沒有牌照的車子里,開到懸崖邊把車子連人都丟了下去。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完美,果然不出我所料,最后那幫警察還是判定那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粗娨暲锏膱蟮牢腋杏X自己的作品實在是太完美了,隨后的幾天我的生活恢復了正常,一切又是那么的完美,但是事情好像才剛剛開始,就在那個男人被我撞死的第七天夜里……

  那天我準備去參加一個聚會,這個聚會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我就開著我的那輛寶馬準備去參加這場聚會,我熟練的開出了車子,就在我準備關上車庫門的時候我看到車庫里站著一個人,看那模樣很想那天我殺的那個男人,我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然后我揉揉眼睛,那個人就不見了,我坐上車子飛似的離開了家,一路上我老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那種感覺怎么說呢,就好像你開車的副駕駛上坐著一個不說話但是卻確實存在的人的那種感覺,于是我就時不時的看向副駕駛的位置,但是那里什么也沒有,也許是我疑神疑鬼了。這時前面有一隊警察在排查車輛,他們示意我靠邊停車,我淡定的沖他們笑笑,其中有一個警察過來敲了敲我的車窗對我說道:“先生,請你把安全帶系上。”我看著自己已經系好的安全帶對他們笑著說:“警官,我安全帶系好啦啊。”那個交警并不理我,只是對著副駕駛說:“先生,請你系好安全帶。”我順著他的眼神看著副駕駛上空無一人,一種不能言明的恐懼瞬間籠罩了我。我裝作鎮定的對那個警察說:“車里就我自己啊,你們讓誰系好安全帶?”那個交警狐疑的看著我,然后就給我敬個禮語氣擔憂的說:“先生,我們勸你今晚最好不要駕車。”我沒有理會這個交警,匆忙的駕車離開了。就在我真在想著剛才那恐怖的一幕的時候,我的視線掃向副駕駛,一瞬間仿佛時間都凝固了,我看著副駕駛上那個被我扔下山崖的男人,此時正滿嘴鮮血的坐在我的副駕駛上,嘴里的血在滴答滴答的流著。我啊的一聲趕忙停車,但是此時我忘記了我正在高速上,一輛貨車此時就在我的后面,我就聽“咣”的一聲,然后就不知道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我躺在醫院里,我想起來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惶恐的看著四周,生怕在哪個角落里看到那個男人滿身是血的站在那里,我松了口氣,沒有那個陰魂不散的男人。當我準備迷上眼睛睡覺的時候,突然一滴什么東西滴到了我的臉上,緊接著又是一滴,我伸手抹了抹,一陣血腥味彌漫了開來。我突然驚醒!這是血!!!我驚恐的睜開眼,左右的望了望,就在這時又一滴血滴到了我的臉上,我猛的抬頭看到了那個男人此刻正跟蜘蛛一樣爬在天花板上,他的血順著嘴角一滴一滴的滴到我的臉上。此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大喊著:“我沒想殺你,是你自己撞上來的,不要來找我,你走,你走!!”那個男人咧著嘴對我笑了笑,那張嘴直接裂到了耳朵兩邊。我看著那個恐怖的男人猛的向我撲過來,然后我就昏了過去。

  我是一邊大喊大叫著“別追我”一邊去警局的,警察都以為我是神經病,等我說完整個事件的時候,他們才相信我的話。此時我坐在審訊室里,警察跟我說:“其實那個男人本來就是自殺的,遺書都寫好了,本來你是不用承擔法律責任的,但是你撞了人不送醫院卻讓他活生生的流干血而死,你20年的奮斗就是因為你的一念之差讓你毀于一旦!”此時我聽了這個話,感覺更多的是一種解脫,因為那個男人沒有來找我了……

Tags: 經歷 自殺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guigushi/154443.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熱門故事
烟台| 宁波| 瓦房店| 乐平| 广饶| 双鸭山| 承德| 丽江| 佛山| 石嘴山| 商丘| 平顶山| 赵县| 昭通| 嘉兴| 新余| 玉林| 桐乡| 丹东| 泰州| 凉山| 随州| 深圳| 自贡| 贵港| 瓦房店| 三沙| 崇左| 宜春| 临沧| 泰州| 瑞安| 伊犁| 潍坊| 保山| 如东| 安吉| 兴安盟| 澄迈| 安吉| 昌都| 石狮| 南京| 淮南| 六安| 铜陵| 巴彦淖尔市| 六安| 江西南昌| 和田| 深圳| 昭通| 钦州| 葫芦岛| 扬州| 崇左| 大理| 邳州| 宿迁| 桂林| 湖北武汉| 承德| 周口| 瑞安| 南京| 承德| 如皋| 泉州| 临沧| 清徐| 临猗| 玉环| 无锡| 乌兰察布| 松原| 丽水| 滨州| 宜宾| 乌海| 海门| 寿光| 通辽| 陕西西安| 云南昆明| 石河子| 江苏苏州| 齐齐哈尔| 金昌| 韶关| 海安| 海拉尔| 洛阳| 安顺| 珠海| 邹平| 潜江| 迪庆| 湖北武汉| 陇南| 仁怀| 甘孜| 厦门| 永州| 德宏| 阳春| 平凉| 六盘水| 张北| 绍兴| 资阳| 大连| 白城| 琼中| 湘西| 永康| 图木舒克| 内江| 石嘴山| 广西南宁| 张家口| 神木| 大连| 楚雄| 清远| 扬州| 赤峰| 涿州| 延安| 淮南| 恩施| 鞍山| 台湾台湾| 普洱| 宁德| 图木舒克| 永州| 丽江| 海南海口| 阳泉| 招远| 乌兰察布| 辽源| 保山| 张北| 湘潭| 内蒙古呼和浩特| 定安| 黔南| 台州| 永州| 莱州| 潮州| 温岭| 扬中| 兴安盟| 海门| 乌兰察布| 福建福州| 湖北武汉| 惠东| 绥化| 五家渠| 东海| 山南| 汝州| 平顶山| 桓台| 日喀则| 新泰| 广汉| 龙岩| 赵县| 芜湖| 顺德| 遵义| 萍乡| 德清| 阿拉善盟| 泉州| 桂林| 宿州| 株洲| 许昌| 百色| 沧州| 黄石| 渭南| 岳阳| 肇庆| 德阳| 衢州| 东莞| 灵宝| 新余| 赣州| 邹城| 宜宾| 海丰| 阿拉尔| 顺德| 厦门| 南充| 惠东| 安康| 兴化| 赣州| 丹东| 枣庄| 台州| 台北| 绵阳| 甘孜| 呼伦贝尔| 梅州| 聊城| 云浮| 台山| 宝鸡| 沭阳| 上饶| 曹县| 辽源| 兴安盟| 曲靖| 潮州| 大理| 东方| 廊坊| 荆门| 陕西西安| 莱州| 龙岩| 包头| 恩施| 阿里| 遵义| 阿拉尔| 桐城| 辽源| 钦州| 攀枝花| 亳州| 哈密| 阿克苏| 巴中| 铜川| 阳泉| 晋江| 瓦房店| 象山| 萍乡| 湛江| 莒县| 广元| 苍南| 泸州| 枣庄| 榆林| 大庆| 铁岭| 宁夏银川| 临夏| 和田| 柳州| 昌吉| 涿州| 扬州| 吐鲁番| 明港| 南京| 邯郸| 招远| 库尔勒| 资阳| 大庆| 山南| 乐山| 台中| 嘉善| 淄博| 温州| 呼伦贝尔| 肥城| 库尔勒| 芜湖| 河源| 咸阳| 池州| 漯河| 鄢陵| 博尔塔拉| 昌都| 阿勒泰| 基隆| 东莞| 平顶山| 镇江| 三亚| 德宏| 海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