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感人故事 > 

狐仙報恩

來源:故事會 作者:顧敬堂

  周凱是個卡車司機,整天風里來雨里去的,非常辛苦。有天夜里他開著車路過一個叫十八拐的山嶺,這鬼地方只聽名字就知道有多險了。天黑路滑,人困車重,他打起十二分精神駕駛著卡車,緩慢地在山嶺上繞著。

  剛拐過一道彎,他忽然猛地踩下了剎車,車輪險些碾在一個黑乎乎的東西上。周凱擦了把冷汗,打開門跳下去,走到車前查看。嘿!雪白的燈光下,一只通體烏黑的狐貍正趴在車輪前面。

  周凱小心翼翼地踢了狐貍一下,狐貍微微動了動,沒有太大的反應。周凱壯著膽子將狐貍拖了出來,發現它并沒有受傷,只是身上散發著濃烈的酒味。

  "這是一只喝醉的狐仙呀!"周凱嘴里這么嘀咕著,腦子里還冒出了幾十個聊齋故事。他趕忙回車上打開雙閃,拿出一瓶提神的飲料,又下車將狐貍抱起來,把飲料對著它的嘴慢慢灌了下去。

  不大會兒工夫,狐貍打了個酒嗝,緩緩張開眼睛,猛地一掙,在地上打了個滾,站起來時已經變成了一個非常有派頭的老頭,留著山羊胡,戴著學者鏡,身穿一件皮草大衣。他扶住車頭,硬著舌頭問道:"你要干啥?"

  周凱面帶微笑,學著電視里的橋段拱拱手:"大仙喝醉躺在路上,我怕您出意外,給您喝了一瓶飲料解酒,沒有別的意思。"

  老頭神情放松下來,拍拍額頭道:"今天去城里多喝了兩杯,被風一吹上了酒勁,幸好被你遇到,才沒稀里糊涂地死在車輪下。寒舍就在前面不遠,不如去我那喝點茶水。"

  周凱也是個膽大的,有這種奇遇豈能錯過?老狐貍一路絮絮叨叨,走路也有些踉踉蹌蹌,他說自己在狐貍家族地位顯赫,精通醫學,人稱胡老師。

  兩人走了不到十分鐘,路邊出現了一棵大槐樹。老狐貍來到大樹前拍了幾下樹干,眼前忽然出現了一扇大門。他推開門,引著周凱走進院中。這是一套古樸的四合院,兩邊有廂房,正面是主臥和大廳。老狐貍大聲喊道:"老伴,來客人了,起來沏茶!"

  屋內亮起了燈光,一個老婦迎了出來,責怪道:"又在哪灌的馬尿?早晚喝死你!"

  周凱心中偷笑,想著:這狐貍也和人差不多,老婆都愛嘮叨。

  老婦把周凱讓進屋內,說了幾句感謝話,沏了茶水,自己去內室先睡了。老狐貍談興正濃,喝了口茶水說道:"你對我也算有救命之恩了,本大仙頗有些手段,如果你還是單身,倒是可以送你一段好姻緣;如果你求財,本大仙也可以給你指條明路,強過你行車走船這般辛苦。"

  周凱琢磨半天,姻緣倒無所謂,只要有錢啥樣的姑娘娶不到呀,發財才是硬道理,他便開口道:"大仙可有千年的夜明珠?隨便給我個兩三顆也就夠了。"

  老狐貍一口茶噴了滿地,恨鐵不成鋼地說道:"用不用我把內丹吐給你?做人不可以這么貪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我獨門研制了一系列產品,叫做‘狐利美,包括美容、保健、醫療、日用等數十種產品,效果奇佳。五大仙家都是我的忠實顧客,廣寒仙子、瑤池王母全是我的忠實粉絲,就連西方天界各路大神都在我這里辦了會員。原本凡人是接觸不到這些產品的,今天為了回報你,我允許你做我的代理,在俗世發展會員,這機會千載難逢,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了。"

  周凱聽得眼熱心跳,這可是修仙界流通的高端產品呀,一旦自己拿到世面上,那還不得被人搶瘋了?

  老狐貍拿出一堆產品,挨個講解功效,有的還現場展示表演,把周凱看得是熱血沸騰,磕頭作揖地懇求胡老師帶領自己走金光大道。天亮時,周凱刷了三萬塊錢,拎著一大包產品回到卡車上,激動得眼里放著光。

  周凱的命運從此改變了,會員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他手里的財富也跟滾雪球似的,與日俱增。

  這天,周凱正在熱情洋溢地給會員上課,忽然闖進來一群穿制服的人,是工商、藥監、公安聯合執法。來人當場扣押了他所有的產品。原來,經過檢驗,所謂的"狐利美"都是小作坊生產的,價格虛高,幾塊錢的成本居然賣到幾百甚至上千。

  周凱不但被罰沒了全部非法所得,還吃了官司。他心里冤枉死了:狐仙出品的東西怎么會是假貨呢?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堅持要聯合執法的工作人員跟自己去狐仙的洞府一探究竟。

  周凱站到大槐樹前用力地拍打著樹干,大聲喊著:"胡老師,開門呀!"身后幾名執法人員像看傻子一樣盯著他。

  周凱敲了半天沒有反應,頹喪地坐在地上,嘴里喃喃著:"胡老師是狐仙,不可能騙我的!"

  一名執法人員冷笑道:"什么牛鬼蛇神都敢自稱老師?快別裝瘋賣傻了,趕緊跟我們走!"

  樹林里,老狐貍光著膀子,瑟瑟發抖地看著周凱被人押走了。他的老伴在身邊恨恨地說道:"看你還敢騙人不?這次被道友們扒了皮,下次就該抽你的筋了!"

Tags: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gandong/26119.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熱門故事
姜堰| 雄安新区| 莱芜| 海拉尔| 金昌| 来宾| 株洲| 吉林| 海北| 常德| 东阳| 瓦房店| 灌云| 绥化| 鞍山| 昌都| 宝应县| 青州| 云浮| 垦利| 唐山| 项城| 大兴安岭| 周口| 海拉尔| 克孜勒苏| 随州| 双鸭山| 锦州| 本溪| 许昌| 榆林| 阿拉尔| 肇庆| 河北石家庄| 荣成| 永康| 包头| 宿迁| 和田| 扬州| 泰州| 诸城| 深圳| 绵阳| 任丘| 吉林| 儋州| 宝应县| 德州| 咸宁| 莱芜| 吐鲁番| 驻马店| 五家渠| 大庆| 大庆| 晋江| 儋州| 福建福州| 龙口| 萍乡| 台南| 琼中| 德州| 汕尾| 温岭| 雅安| 三门峡| 伊春| 孝感| 鹤岗| 馆陶| 梅州| 西双版纳| 肇庆| 娄底| 大理| 德州| 临猗| 襄阳| 基隆| 茂名| 雄安新区| 遵义| 葫芦岛| 清远| 海南海口| 果洛| 漯河| 乌兰察布| 沧州| 孝感| 周口| 鞍山| 清徐| 开封| 大兴安岭| 林芝| 海安| 金昌| 芜湖| 江门| 本溪| 广汉| 林芝| 简阳| 衡阳| 安阳| 泰安| 柳州| 眉山| 鹤壁| 章丘| 灌云| 咸宁| 攀枝花| 防城港| 涿州| 聊城| 南阳| 邢台| 永康| 阜新| 武夷山| 松原| 单县| 中山| 吉林| 湖北武汉| 宝应县| 云南昆明| 长兴| 齐齐哈尔| 吉安| 辽阳| 新余| 内蒙古呼和浩特| 陕西西安| 湛江| 衢州| 株洲| 巢湖| 台南| 伊春| 天长| 鹤壁| 琼中| 汕尾| 阜新| 保定| 鹤壁| 德阳| 高密| 宁波| 单县| 百色| 白城| 铜仁| 安阳| 大兴安岭| 德州| 莆田| 南京| 南安| 定安| 宁波| 抚州| 临沂| 塔城| 大兴安岭| 黑河| 广安| 晋城| 顺德| 邵阳| 驻马店| 延安| 沛县| 德阳| 巴彦淖尔市| 武安| 浙江杭州| 仁寿| 宣城| 武夷山| 嘉峪关| 改则| 三沙| 吉林长春| 琼海| 邯郸| 南京| 包头| 株洲| 南平| 天门| 三门峡| 晋江| 商洛| 廊坊| 衢州| 浙江杭州| 平顶山| 安顺| 凉山| 库尔勒| 滕州| 长垣| 巴音郭楞| 鄂州| 东阳| 清远| 河源| 乐平| 泰州| 楚雄| 巢湖| 锡林郭勒| 兴化| 日照| 武夷山| 邢台| 海丰| 张家口| 巢湖| 广安| 汉川| 和县| 泰安| 酒泉| 十堰| 抚州| 曹县| 眉山| 眉山| 松原| 遂宁| 张家界| 沧州| 台州| 珠海| 内蒙古呼和浩特| 宁德| 张北| 临海| 内江| 山东青岛| 荆门| 铁岭| 萍乡| 湖南长沙| 莱芜| 遵义| 灌南| 基隆| 灵宝| 瓦房店| 莆田| 遂宁| 泗洪| 邹平| 邢台| 黄冈| 榆林| 连云港| 辽源| 抚顺| 云南昆明| 西藏拉萨| 中山| 苍南| 图木舒克| 偃师| 乐山| 屯昌| 安顺| 桓台| 基隆| 南阳| 博尔塔拉| 定西| 邢台| 本溪| 泗洪| 沭阳| 普洱| 龙岩| 白银| 肥城| 慈溪| 灵宝| 巢湖| 威海| 明港| 惠东| 西双版纳| 信阳| 肥城| 鹰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