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gckiu"></sup><rt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rt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rt>
<acronym id="gckiu"><center id="gcki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ckiu"><small id="gckiu"></small></acronym>
[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愛情故事 > 

青春那么暖

來源:網絡整理 作者:佚名

  十二歲那年讀初一,我開始習慣媽媽頻頻地坐火車去"監視"爸爸。她一走就是一個月,有時候甚至更長,長得我幾乎想不起來她是什么模樣?;貋淼臅r候如果有爸爸,她會笑成一朵花;否則就與剛去的時候一樣,鐵青著臉,有點像蘿卜皮,辛辣又冷硬,剝到最內里也是一樣的味道。不過對于我來說,這并沒有什么區別。我喜歡媽媽將一大串鑰匙交到我手中時候的感覺,聽著那種稀里嘩啦的脆響聲,我的心,就像一條魚兒,從塵土飛揚的陸地,回到新鮮涼爽的水里,歡快地想要飛。
  所以當我讀了高一的時候,媽媽要我住校,我死活不肯。但最后不想讓她的皺紋再多上幾條,勉強同意了。等她一走,我照例帶了大串的鑰匙回家??;有了興趣會順路捎些菜回去,而后在Jay的音樂里,邊做飯邊在鍵盤上十指如飛,直到聞見煳味了才會慢騰騰地從電腦前移開。
  當然并不是總這樣廢寢忘食地上網閑聊,否則文好知道了會罵我。文好是初中時玩了三年的好友,中考后我們進了不同的高中,見面的機會便少了,但會經常打電話,周末的時候要么上網視頻聊天,要么去郊外飆車,或者干脆她坐公交到我家里來,兩個人脫了鞋子在地毯上跳舞跳到腿疼。文好是個多才多藝的女孩子,會自己伴著音樂編舞蹈來跳。我在旁邊看著文好靈動飛揚的舞姿,常常會莫名其妙地傷神,覺得或許用不了多久,文好也會像父母一樣,離開我,再不回來。文好便笑我傻,她說我們是朋友,當然會心心相依,彼此記住啦,即便是將來考上大學離得遠了,照例是可以坐火車去見面的嘛。我便笑:你怎么像我老媽,千里迢迢地坐火車只為見我爸一面,看他是不是變了心?文好聽了哈哈笑著跳過來捶我,直到我舉雙手加雙腳向她投降。
  這樣的時光也不常有,文好的媽媽似乎并不怎么喜歡我,每次我去找文好玩,她都會沒好氣地扔給我一句:現在有些男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好好學習,整天就想著和女孩子瞎混,一看就知道家教不好!我好像對這樣的話天生的有免疫力,它們砸過來,在我心里常常會連痕跡也不留一點,就水珠一樣滑走或是蒸發掉了。文好當然也不介意媽媽的白眼,照例和我玩得熱火朝天;但有時候安靜下來,我們背靠著背翻書看,她常會冷不丁地就在背后給我一句英語:佳樹,對不起。我在對面鏡子里看到背后的文好,依然是在靜靜地看著書,但柔軟白皙的耳郭,卻是悄悄地紅了。
  一年后我們功課漸忙,懶得自己做飯,都是用泡面來充饑。晚上學習的時候我會開著視頻,文好也是;這樣我們就會覺得像是回到悠閑的初中時光,有彼此在身邊陪伴著,心,才會沉下來,回到書本里去。偶爾累了,文好會對著麥克風輕咳兩聲,我回頭看著她舉起我送給她的大長今的漂亮娃娃,做著各式的鬼臉,會笑倒在地板上。不經意地手會碰掉一旁康師傅的泡面盒,文好立刻恨恨地白我一眼,手指飛快地發過來一句:怎么又吃泡面?!你會吃死的?。?!我看著那樣大的三個驚嘆號,眼淚會嘩地一下子涌上來。我說,文好,謝謝。我不知道文好看沒看見我的眼淚,她總會嘆聲氣,又用英語回道:佳樹,對不起,我不該發脾氣。我看了便開始習慣性地對著攝像頭撓自己的癢,跟撓文好時一樣的動作,那邊的文好終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聲里我看到一個胖胖的身影躡手躡腳地移過來,而后視頻突然地消失了,我知道是文好的媽媽又來監視她了。
  春天來的時候,兩個學校同時進行月考。我的成績照例是前幾名的,文好不知為什么卻是考得出奇的差。她沒打招呼就跑過來找我,我看她一臉的憔悴,知道她肯定是被老師和父母輪流批評過了,心里的郁悶無處發泄,就跑來找我。我明白這時候說什么都是沒用,文好想要的只是一個發泄的出口。我默默地將一支瘋狂的的士高舞曲打開來,又將聲音放到最大,而后高聲朝文好嚷:文好,讓我們跳舞吧!文好一點頭,將腳上的鞋子狠狠甩開去,就像甩掉所有該死的禁忌和說教。從來沒有這樣拼命地跳過舞,沒有章法,甚至不注意節奏,踩了對方的腳會哈哈笑著再踩一下才跳開去;對面陽臺上有人朝這邊抗議,亦不去理會。那一刻的我們,只想這樣無休無止地跳下去,永遠不要停下來,回到被種種煩亂充溢了的現實生活里來。
  門被砰的一聲打開的時候,我和文好正大汗淋漓地躺在地毯上,閉著眼像老牛一樣地喘著粗氣。文好媽媽的臉,扭曲得幾乎變了形。文好依然躺在那兒,只是眼睛睜開來,盯著天花板看,那上面掛著她送我的風鈴;我學習累的時候,常會像她那樣看著橘黃色的風鈴,看它們在風里,那么自由地歌唱和舞蹈。文好的媽媽一把將她拉起來,狂吼道:快跟我回家去,你以為你的秘密寫在日記里,我就不知道嗎?!跟這樣沒爹媽教育的孩子在一起,你的成績遲早會完蛋的!這個小子以后再敢招惹你,看我怎么告到他老師那兒去!我第一次看到文好流淚,只是流淚,不哭。被媽媽硬拽出去的時候,她還沒忘了回頭輕聲對我說一句:佳樹,我走了,改天我們再聯系。
  第二天我便被老師叫到辦公室,文好的媽媽也在。老師做好了對我進行長篇大論的教育的準備,我看看老師眼里的驚訝和可惜,還有文好媽媽臉上的厭惡和不屑,很安靜地對老師說,老師,我錯了,回去寫檢討給您交過來好嗎?要是沒事,我先回去學習吧。我知道老師是不愿意浪費成績好的學生的時間的,幾個月后就是高考,不管什么事,都要為此讓道;這一點,他比誰都要清楚。
  但老師還是在文好媽媽的要求下,和遠在廣州的媽媽通了電話。他說,你們的孩子快要高考了,麻煩你們回來多關心照顧一下他吧。那一刻我很感激老師,他沒有將我和文好的事說出來,盡管其實我們和以前一樣,只是心心相依的朋友,并沒有像文好媽媽想象的那樣,有什么事情發生。
  媽媽終于趕回來,開始像別人的父母那樣,日日給我做有營養的飯菜。好久沒有吃這么溫暖的飯菜,我的胃,很有力地張開來,盡情地享受這樣難得的飯菜。甚至在媽媽哭著給爸爸打電話爭吵的時候,我依然微笑著把它們一一填到肚子里去,將空蕩蕩的胃,結結實實地填滿,這樣,它便不會和心一樣孤單又寂寞。
  我不再上網,網上那些虛幻的朋友,沒有一個靠得住。唯一貼心的那個朋友,卻被人硬生生地給拉走了。只留下那些溫情的記憶,供我在身心俱疲的時候,一點一點地回憶,反芻,而后小心翼翼地再將它們收起。
  高考分數線下來的那個晚上,我拼命地給文好打電話,卻是怎么也打不通。就在我準備放棄的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我一把抓起來,對著話筒喊:是文好嗎,我考上了,你呢?電話那頭是很陌生的一個男低音:佳樹,你媽媽在嗎,我有話跟她講,祝賀你,兒子……我沒有聽完,便失望地高聲喊:媽媽,有人找!媽媽激動地跑過來,而我也激動地打開電腦和視頻,飛快地發過去幾行大大的字給文好:文好,你一定也考上了,是嗎,我們報同一個大學吧,這樣你就不用像我媽媽一樣,坐那么遠的火車去"監視"我啦!我又聽見文好熟悉的笑聲,還有她的鬼臉,大長今的布娃娃,她抱在懷里,壞壞地朝我笑。
  耳邊隱約地傳來媽媽的哭聲,我回頭看她,她哭得愈加地響。我沖文好揮揮手,示意她等我一會兒。而后我站起來,走到媽媽身邊去。低頭看著原來那么瘦小的媽媽,突然地有些心酸,不忍再說什么。我又能說什么呢,她苦苦求了爸爸六年,終于還是沒能將他挽留住??晌疫€是伸出手來將她環擁住,我說,媽媽,別哭,你以后可以陪著我,再也不用跑那么遠的路了。我看到對面電腦里,安安靜靜地等待著我的文好,她很幸福地朝我和媽媽微笑著,像一朵綻放的花兒……

Tags: 青春 初一 高考 春天 媽媽

本文網址:http://www.sxhzwh.com/aiqing/148466.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潮州| 莱芜| 平潭| 湖州| 莒县| 萍乡| 禹州| 淮北| 鹤岗| 东台| 玉溪| 正定| 眉山| 长葛| 宁国| 松原| 连云港| 鹤岗| 海南海口| 济源| 眉山| 淮北| 芜湖| 淮北| 日喀则| 海东| 偃师| 甘孜| 吐鲁番| 金昌| 楚雄| 辽源| 喀什| 钦州| 鹤壁| 晋江| 忻州| 六安| 莱芜| 曹县| 保定| 鞍山| 昭通| 赵县| 嘉兴| 仁寿| 清远| 青海西宁| 菏泽| 湛江| 吉安| 山南| 张掖| 贵州贵阳| 果洛| 马鞍山| 台北| 霍邱| 鹤岗| 兴安盟| 唐山| 瓦房店| 吉林长春| 哈密| 沛县| 长葛| 甘南| 黄南| 鄂州| 自贡| 海拉尔| 阿克苏| 武安| 大理| 宿州| 正定| 台南| 黄石| 芜湖| 濮阳| 四平| 阳春| 兴化| 本溪| 宜昌| 湖州| 三明| 德宏| 博尔塔拉| 鄢陵| 那曲| 百色| 燕郊| 崇左| 台中| 盘锦| 潮州| 商洛| 甘南| 新余| 张家口| 包头| 周口| 临汾| 南京| 咸阳| 德宏| 连云港| 阳江| 山东青岛| 锡林郭勒| 台州| 吕梁| 乐平| 仙桃| 保定| 黄南| 钦州| 鹤壁| 海宁| 启东| 中山| 晋江| 丹阳| 青海西宁| 台湾台湾| 葫芦岛| 潮州| 台湾台湾| 十堰| 济源| 泰州| 烟台| 偃师| 河北石家庄| 廊坊| 咸阳| 博尔塔拉| 承德| 南京| 庆阳| 资阳| 酒泉| 威海| 扬州| 鹰潭| 伊春| 永新| 乌海| 安庆| 漳州| 那曲| 琼中| 云南昆明| 阿拉尔| 韶关| 平凉| 济宁| 西藏拉萨| 台北| 吉林| 库尔勒| 改则| 图木舒克| 南通| 启东| 烟台| 玉溪| 伊春| 清远| 肇庆| 明港| 灌南| 亳州| 香港香港| 济源| 汉川| 简阳| 温岭| 神农架| 江门| 锡林郭勒| 白沙| 佛山| 朝阳| 慈溪| 襄阳| 安岳| 邹平| 咸阳| 抚州| 鄂尔多斯| 阳江| 如东| 承德| 汕尾| 肇庆| 三门峡| 燕郊| 阜阳| 山西太原| 绥化| 昌吉| 东营| 章丘| 广安| 桐乡| 丽江| 新泰| 新余| 六安| 吉林| 东台| 林芝| 海拉尔| 文山| 濮阳| 林芝| 绵阳| 三明| 荆门| 阳春| 济南| 靖江| 开封| 安顺| 贵港| 定州| 资阳| 文昌| 常德| 十堰| 玉环| 单县| 驻马店| 蚌埠| 定州| 三沙| 临沂| 烟台| 青州| 陕西西安| 陕西西安| 任丘| 云南昆明| 凉山| 济宁| 涿州| 台湾台湾| 禹州| 瓦房店| 灌云| 钦州| 渭南| 海北| 邹平| 三亚| 广西南宁| 五家渠| 佳木斯| 惠东| 南充| 乌兰察布| 齐齐哈尔| 琼中| 临海| 鞍山| 浙江杭州| 毕节| 枣庄| 安顺| 金昌| 贵港| 乐平| 承德| 中山| 基隆| 定安| 池州| 海西| 海南| 临猗| 大同| 台中| 鄂州| 巴彦淖尔市| 南充| 惠东| 邹城| 温岭| 赣州| 丹东| 河源| 大连| 邢台| 贵港| 泰安| 广州| 广饶| 唐山|